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虚伪者的狂欢节

带三个表 @ 2009-01-27 4:19:50 分类: 杂谈

过年,没事干,没事干就得找点事儿干,那就骂春晚玩吧。春晚不是一台娱乐节目,而是披着娱乐外衣的舆论工具。我每次看春晚,都属于那种“深刻领会型”的,每年我都是当传达精神看的。

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它抱有那么大的期望呢?因为它太逼真了,太像娱乐了,太像晚会了。以前春晚的确给我们带来过欢乐,所以我们就认为现在和将来它一样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因为我们错误地对CCTV怀有好感,认为这个节目做不好,是因为这家电视台有问题,是他们缺乏能力才把春晚弄得很难看。这家电视台的问题确实不少,但是动用全国的演员资源花上半年的时间做一台晚会绝对能做到极致,能做出一台灭掉美国最牛逼的娱乐节目的春晚你信不信?你不信,我信。能做出《东方红时空》的人,什么做不出来。那他们为什么做不好呢?每年都挨骂。

因为春晚被要求做成不是纯粹娱乐节目的节目,在一个比较变态的贵国,娱乐是无法做到纯粹的。由于在1983年CCTV的一些人没事干鼓捣出一台除夕电视节目晚会,并且影响越来越大,然后它就演变成一个舆论工具,用来在这一天告诉全国的民众,你们该看什么,该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审美,该从中聆听什么样的教诲,它用娱乐的方式教诲人们该如何不该如何,如果你没有看出来,那么恭喜你,你中六合彩了。

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北朝鲜和贵国的民众审美要由一些掌管权力的人来规定,比如他说你低俗你就低俗,他说你高雅你就高雅,他要求你领悟什么国家就可以浪费很多资源去普及推广什么,他让你一年去电影院看什么电影你就只能看到什么……同样,春晚只不过是所有这一切权力意志体现出来的漂亮的桌面图标而已,当你点击它,打开的是什么程序?你只看到两个字:歌颂。

今年春晚我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听了一个小时,然后去水立方拍色盲测试表,我很同情姜昆老师,自从梁左先生过世,姜老师就再没说过一段好相声,这次拿他做例子,就是他今年说的相声让我看到了一种欲言又止的悲凉,原来的曲协副主席都不能痛快说相声,别人呢?他说的《我有点晕》表面上看句句都是大实话,但都是拐着弯出来的,估计本子没少修改吧,改来改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我听出来姜老师在踩着石头过河,不小心就掉水里了,左闪躲,右腾挪,他是在颤抖着讲笑话,尽可能不去触碰最敏感的G点,可相声要这么说下去的话,那还叫相声吗?这一点很像他当年说过的相声《如此照相》里讽刺的东西,唉,如此春晚相声。“当年李谷一一个人唱八首歌,现在八个人唱一首歌。”戴志诚赶紧接“现在人才太多了。”实际上是钱规则的人太多了,是个傻逼就想上春晚,“人才”能不多吗。多了怎么安排啊?算了,你们这个连唱这首歌吧,你们这个排唱京剧联唱吧,你们这个班,哎呀,比较难办,算了,在后面拍手吧。而且,越是这样的演员,素质越低,门子越硬,台长都扛不住的门子,不安排行么。没让我当春晚导演,要是我,这些“条子演员”不是想在全国人民面前曝光吗,不是想让全国人民记住他们吗,都给我站到台上当道具,4个小时不许动,衣领子上面都别上大头针,针尖冲上,你敢动一下?让你丫还上。

可惜的是,姜昆老师还没有达到话里有话境界,如果每句话都能让人浮想联翩又能把审查的领导蒙过去,那他真是牛了。他放弃了。相声这门艺术就这么给毁了。不过还好啦,有郭德纲在戏园子里口无遮拦,他的低俗风格的段子还是让人喜闻乐见的。

如果有一天,有人到我这个破旧不堪的家里做客,这人一进门就不停地赞扬:你家真是金碧辉煌,墙上刷的都是白银,这彩电是80寸液晶的吧,书架都是用檀木做的,这套音箱一定有30万吧,你喝水的杯子是汝窑烧的吧,瞧,书架上的都是宋版书,这花盆里种的是什么?哦,我见过,巴西红木;你的电脑也不错,Windows 8操作系统吧……如果这个客人神志正常的话,那么他只有一种可能——比较虚伪。听这话的人,如果正常,反应都是想吐。
虚伪者的狂欢节
每年我看春晚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看着人像走马灯一样在台上上上下下,感觉就是不停地有客人进门来赞扬我家。你又说了,就一台电视节目,你又过度阐释了。或者肯定有不少人留言说:我从来不看春晚。还有一种装傻的人说:春晚是什么?是的,你可能从来都没有看过春晚或者不知道春晚,但是你从来都活在春晚的氛围中。你他妈又忘了,前面我不是说过吗,春晚只是个桌面快捷方式。当年八个样板戏,现在一台晚会。几乎变成了一个传统,一种民俗,一个让全国民众关在屋子里的狂欢节。但我总是无法产生我家金碧辉煌的幻觉。

==========================================
以前,春晚的相声小品还是可以批判讽刺的,现在没有了。你批判谁,谁跟你急。我早就说过,我们的言论表达不自由不仅仅是来自某种体制上的约束,也来自你我他之中的某些人,那个站在山底下的傻逼永远想把山顶上的人拉下来,往下拉一米他都觉得是胜利。

==========================================
今天看各媒体报道,春晚的正面报道很多,这不是它真的办得好,而是他们终于知道引导媒体导向了。今年春晚跟很多门户网站合作,保证了负面新闻少到最低限度,另外从90年代末期,导演们都知道要和媒体进行很好地沟通,至少媒体的正面报道让导演对上有个交代。这就跟你看《无极》一样,首映后媒体都是正面全裸报道,然后慢慢就会有更真实的声音出现。春晚现在也进入一个“事后”宣传档期了,比过去专业多了。

==========================================
看完赵本山的小品,我感觉他真是“山”穷水尽了,喜剧效果有好多种,不单单是拿愚昧无知当笑料一种。这么多年,赵大叔一直在一招鲜。没办法,俺们东北黑土地文化就是愚昧无知文化。但还是要感谢赵大叔这么多年给大家带来的欢乐以及推广东北话。脆弱的春晚没有赵本山就不行吗?我记得有一年我打电话采访金越导演,没说几句就在电话里吵起来了,本来想让他谈谈赵老师在春晚的重要性,他一听就不高兴了,说:“春晚没有谁都可以。”赵本山没春晚可以,春晚没赵本山不行。这一点我很佩服范伟老师,不上就不上,像东北人。但我深深地觉得,赵大叔该回关外了,铁岭是座大城市啊。

==========================================
延伸阅读:这里。英语不好的人就别看了。

==========================================
法国记者阿尔贝·杜鲁瓦对本文标题亦有贡献。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虚伪者的狂欢节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