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最困难的一年”开始考验中国

今年的“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慨叹:“今年恐怕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难在什么地方?难在国际、国内不可测的因素多,因而决策困难。”以近日国内外经济走势观之,总理的担忧恐已成为现实。

  众所周知,中国经济在年初遇雪灾肆虐,导致大量资产损失并伴随企业业绩下滑;伴随美国次贷危机愈演愈烈,美联储连续大幅度降息放松银根,令通胀本已高企的中国被动输入了大量国际通胀压力,最近三个月来公布的CPI数据均同比增长高达8%以上。眼看“双防”政策已经在国内外经济局势的影响下举步维艰之时,却偏偏又爆发了举世震惊的“5·12四川汶川大地震”,顿时如火上浇油。

  四川是中国猪肉和稻米产量最大的省份,震前四川粮食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5.8%。影响更大的是猪肉,四川的猪肉产量占全国的比重是10.4%,其中基本已经完全损毁的灾区猪肉产量占全国的4.3%。对粮食和猪肉比重占大头的中国CPI来说,这种损失很可能会带来较大的影响。此外,灾后重建以及灾区人民的生活安置也需要大量的必需品,灾后全世界的捐款以及政府拨发的重建款,都将成为四川等地的额外“流动性”,也可能进一步推升通胀。

  当然,地震不仅可能推升通胀,也很有可能会拉低经济增长。包括成都、绵阳、德阳、广阳、阿坝等在内的灾区占全国GDP比重是1.9%。目前经济学界较为一致的看法是可能会导致全国GDP掉0.5个百分点,对今年本来就可能放缓的经济增长带来更大的压力。

  以上仅仅是地震可能造成的一些直接影响,实际上,在百业融合的今天,地震造成的间接影响可能远不止于此。针对灾区房贷等金融问题,中国银监会5月23日对各银行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对四川汶川地震造成的呆账作出足额核销。这无疑也会大大增加相关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

  为了应付灾区重建需要的大量资金支持,银监会和央行都表示四川地区的贷款可以不受原先设定的额度限制,于是国内各大银行在几天内向灾区追加的授信额度累计已逾千亿元,其中近百亿元已经发放。这些举措都将直接考验“从紧”货币政策的执行有效性:假如此类额度都是总量之外追加的,则很难防范大量贷款成为新的流动性;假如此类贷款还是要从年初制订的总量中扣除,则势必大大影响商业银行的绩效,从而使全体国民间接付出成本。此中分寸如何把握,管理层当细细考量。

  我们还必须注意到的是,当前不仅巨震成灾,在国际上“油灾”亦开始蔓延。目前原油价格已站在130美元一桶之上,高油价不仅令全世界几乎所有经济体都面临高通胀考验,更大大降低了消费者信心,也促使失业率上升,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一幕仿佛就在眼前。

  油价以外,美国经济的衰退也令中国的外贸行业面临重大危机,美国海关5月23日统计数据显示,今年输美纺织服装配额使用情况远远不如去年。出口纺织业只是一个缩影,实际上,今年以来广东等地大量的出口型企业已经遭遇到了严重的生存危机。

  地震侵袭、通胀难降、金融业受创、油价飙升、出口环境恶化,再加上雪灾和次贷危机,中国经济在上半年就遭遇了至少7道难题,堪称“最困难的一年”。值此时刻,考验的是管理层的调控智慧与艺术。

  5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要求把安置受灾群众、恢复生产、灾后重建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此外,会议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坚持一手抓抗震救灾工作、一手抓经济社会发展,全力以赴支援灾区,全力以赴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社会和谐稳定。我们认为,当前的管理层思路已经较为明确,救灾重建第一,保证人力物力,对物价的监控和管制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松动,至于资源价格体系改革以及货币政策调整等问题,都将留待下一阶段来考虑了。一定要把“最困难”的时候顶过去,这不仅考验着中国的经济决策,也考验着中国人民的决心。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最困难的一年”开始考验中国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