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人民币升值大跃进:危险的判断 错误的逻辑

固定汇率制度下,一国出口产业生产力的快速增长,必将带动本国劳动力工资和其他要素价格快速上升,带动本国国民收入快速上升。相反,人为将本国货币汇率升值或采取浮动汇率,必将扰乱本国经济正常增长,消减本国劳动者工资或国民真实收入持续上升的权利
以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来遏制通货膨胀,已经成为某些论者心中最重要的宏观经济政策。

2月18日出版的一份财经类杂志,内有两篇主张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的文章,观点极其鲜明。其一是“外忧内灾下的经济政策应对”(下称“政策”一文),其二是“当以升值抑通胀”(下称“升值”一文)。前者宣称“为防止经济增速大幅下滑,人民币汇率升值应当加快步伐”;后者认为“以抑制内需为主线的宏观调控政策将有望松动,人民币加速升值将可能成为抑制通胀的最重要政策手段”。前者的理论依据乃是“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后者的分析逻辑则是基于固定汇率下、本国货币政策失去独立性,皆有认真剖析之必要。

通胀的本质和“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

事情当然要从通货膨胀说起。毫无疑问,通胀预期持续攀升已成为我国货币政策面临的主要课题。然而,我们必须深入思考:起自2007年之通胀预期加剧,根源和本质究竟何在?比较一致的意见,似乎认为本轮通货膨胀的根源,乃是要素成本所推动。“政策”一文之分析基础,正是基于“要素成本推动之通货膨胀”。它说:“我们的实地考察和计量分析发现,中国目前的通货膨胀主要是要素成本推动型的。各种生产要素价格的趋势性上升,表明非贸易品价格涨幅将超过贸易品价格,因为前者是国内定价,直接受要素成本的影响,而后者是国际定价。这说明人民币实际汇率进入升值通道,即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开始显现。政府需要在通货膨胀和汇率升值之间作出平衡和选择。”该文还说:“近期通货膨胀高企,主要是源于供应不足,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扬,劳动力成本上升,国际粮价飙升推高粮食进口成本并传导至国内粮价。”

上述论断,混淆了要素价格的相对变动和通货膨胀,误解了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的基本内涵。

其一,要素价格上升本身不是通货膨胀,以汇率升值来遏制要素价格的相对变动,自然是错的逻辑。

由于供给和需求力量的相对变化,导致某种商品或要素的价格相对其他商品或要素价格上涨,肯定不是通货膨胀。恰恰相反,此种相对价格之变动,正是市场机制正常发挥作用的基本特征。

其二,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所揭示的,正是要素价格之相对变化。其最重要的结论是:固定汇率制度下,一国出口产业生产力的快速增长,必将带动本国劳动力工资和其他要素价格快速上升,带动本国国民收入快速上升。相反,人为将本国货币汇率升值或采取浮动汇率,必将扰乱本国经济正常增长,消减本国劳动者工资或国民真实收入持续上升的权利。

某些学者根据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断言快速增长的国家(比如今日中国),货币必然要升值。此论点的片面和错误,约有二端:一是,各国生产力之差异主要体现为工资、物价、资产价格之差异,工资、商品服务市场之价格、实质资产(如地产)之价格调节,比汇率调节要稳健得多。二是,汇率一旦浮动,成为主要受预期左右的资产价格,其调节生产力差异之功能则完全丧失。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之汇率调节生产力机制,原本是基于购买力平价关系的,此时汇率是被动变量,受生产力和相对价格水平变动的影响。一旦汇率浮动并转变为资产价格,它就是主动变量,反过来左右一般价格水平和货币政策。

其三,名义汇率既然不能作为调控宏观经济的主导变量,那么,任意改变名义汇率或让本国货币汇率升值,经济上的本质含义是什么呢?我多次指出:随意改变名义汇率或让名义汇率自由浮动,本质上是“人为”改变需求水平,它扰乱企业的正常决策和劳动者收入的正常增长。

以今日中国为例。假若维持美元和人民币名义汇率不变,世界需求不断向中国转移、中国劳动生产力增长的结果,将主要表现为中国劳动力工资的迅速上升和其他要素价格的上扬。

真正威胁中国经济金融稳定的,不是真实经济要素价格的上涨,而是资产价格的严重泡沫。准确衡量通货膨胀的危害,必须将资产价格暴涨纳入总体通货膨胀指标。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人民币升值大跃进:危险的判断 错误的逻辑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