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灾难临界点:人民币兑美元的底线是5:1

赫赫有名的"欧元之父"蒙代尔曾经神秘一时。但是近年来,由于在中国的投资生意,他的面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的媒体和各种场合上。前不久,蒙代尔受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之邀,来穗作了一场报告会,他在会上所提出的关于"人民币不应该升值"的观点,引来国内不少金融人士和经济学家的或弹或赞。最近采访了哈继铭和黄正新,他们与蒙代尔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

人民币,该不该升?

赢周刊:七国集团逼迫人民币升值已经延续了四五年,理由是中国的贸易顺差越来越大。尽管人民币升值的步伐已经迈开,但对于人民币是否应该升值,升值对中国经济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理论界仍然争议颇大。

蒙代尔: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不但来自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同时也来自美国国会–他们说如果人民币不升值的话,美国国会将出台法案,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甚至包括增加中国出口关税等方面的限制。

但在我看来,逼迫人民币升值是一种错误的做法。我1995年在中国待了四个月,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一些银行在中国进行调研,所有的研究成果都让我相信,中国必须保持其汇率的稳定。

我也相信中国有一天可能回到保持货币稳定的状态,而且这种状态可以使货币重新保持平衡。

黄正新:我不完全同意这种观点。首先中国目前的改革方向是金融深化。原来我国的利率、汇率都是受到管制的,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固定汇率,而现在的改革方向是逐步地放开–当然我也同意放开应该是有管理的放开,要符合宏观市场的需要,不能完全由市场来调节。

但是,人民币升值是大势所趋–不仅因为世界的压力。我认为由于长期的汇率管制,我国的汇率一直是偏低的,既然要放开,肯定就会自然地上浮。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连年的贸易顺差,目前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超过13000亿。而汇率上升可以起到调节贸易顺差的作用。

蒙代尔:在我看来,改变汇率并不是一个改变收支平衡状态的好方法。举个例子:在欧洲,德国的贸易顺差达到1200亿,而西班牙的贸易逆差是80亿,但你不能叫德国货币升值或叫西班牙货币贬值,因为它们根本没有自己独立的货币。同样,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别的州的贸易顺差逆差的差别,也不能用货币升值或贬值来解决。

其实,即使不改变汇率,市场上也会有一套自动调节机制可以使收支保持在一个理想的状态。

中国首先应该放宽对外汇控制的机制–现在中国的外汇储备如此庞大,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第二步是取消或减少对出口的补贴,同时增加进口。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要停止冲销货币的操作。目前中央银行的冲销货币政策恰恰加剧了对人民币的需求,会导致货币供给和需求的不平衡长期化。因此,应该让市场自己去解决,相信对人民币需求的压力很快会释放。

但我不是说中国要突然停止以往的做法,转为另一种做法–我说的这些措施不应该在瞬间发生,而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也就是说,不是要马上停止货币冲销,只是逐渐降低它的幅度,这样,贸易顺差就会慢慢减少。

黄正新:蒙代尔教授所说的这些方法当然也是改变扭转贸易顺差的有效方式,但不可否认,对于中国来说,汇率调节也是很重要的调节方式。一旦人民币升值,在产品价格不变的情况下,出口产品就会变得更值钱,外国人需要使用比以前更多的美元来购买中国产品,这样他们就会减少对中国产品的采购,从而减少中国的出口量;反过来,用人民币购买国外的产品会便宜,有利于中国消费者到国外旅游购物,因此进口又会增加。

这样肯定会有利于减少贸易顺差。我认为以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贸易顺差大幅减少,甚至产生一点点逆差都是有好处的。

5:1是灾难临界点?

赢周刊:我知道蒙代尔教授有一个看法是,人民币大幅升值会对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影响。但从2005年开始,中国就已经开始改变外汇政策,人民币开始升值,从目前来看,人民币升值已经很难止住步伐,更加难以恢复到过去的汇率。如果按目前的升值速度,中国经济是否已经形成潜在的危险?

蒙代尔:我的观点是千万不要接受他们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人民币大幅升值带来的将是中国经济增长量大幅降低,尤其是农村经济的大量衰退。

举一个例子,80年代,美国不逼迫日本货币升值,日本果然升值了,从兑美元240升到80,结果日本经历了将近十年的经济衰退。但是因为日本的整体经济状况比较好,尤其人均产值比较高,所以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但中国的人均产值还是比较低的,经受不住像当年日本那样的打击,中国的经济需要快速发展。

现在中国的汇率已经达到兑美元7.6的幅度,按目前的汇率还不会对中国造成太大的压力,但如果一直迫于世界压力继续提升25%~45%,达到兑美元5∶1或6∶1的话,就会对经济造成比较大的伤害了。

黄正新:但我认为以中国现在连年贸易顺差,通胀压力比较大的情况,适当地升值,甚至升到6∶1,问题应该不会太大。关键是要走小步,6∶1后就要再衡量了。

哈继铭: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05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我国企业面对人民币汇制改革的自我调节能力其实是很强的,企业较好地适应了新的人民币汇率制度,并能够运用汇率避险工具。

根据央行新近公布的调查报告,人民币汇率体制改革后,企业对规避汇率风险更为重视。目前企业所使用的最主要的避险方式包括使用贸易融资工具、金融衍生产品,以及在产品结构上不断向高端发展,提高出口产品价格等。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抵御人民币有效汇率在未来发生较大变化的能力。

在宏观层面上,人民币升值的过程往往伴随经济持续高增长。短期来看,人民币升值可能导致经济增速有所放缓,降低通货膨胀压力。更重要的是,升值有助于纠正中国经济的失衡。目前中国经济增长过多依赖出口和投资,而消费率极低。汇率升值有利于拉动内需,包括消费需求;至于具体影响,我觉得要分行业来看,不能一概而论。

人民币升值后,造纸、航空、电力、炼油、汽车等少数国内企业在进口成本、外债汇兑上会有所获益。

但大多数出口主导型行业的国内上市公司缺乏国际市场的定价能力,出口收入的汇兑损失将对这些公司的盈利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是,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优化出口结构,资源型的出口产品(化工和金属等)会受到较大影响,而劳动密集型产品(服装纺织、半导体、机械制造等)受影响相对较小。另外,降低贸易顺差压力和贸易摩擦加剧的风险,改善贸易条件,这都有抵消出口型企业的负面影响。

在金融行业方面,人民币升值的直接影响就是使银行的外汇敞口产生汇兑损益,但影响较小。间接影响是人民币升值过程中政府可能为刺激经济而放松货币政策,导致贷款增速提高,这对银行盈利的促进作用比较大。

赢周刊:大家比较关心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

哈继铭:人民币升值会使得国内资产类上市公司(银行、房地产、商业等行业)相对价值上升,并且目前人民币兑美元的小幅升值远远低于市场原先预期,使得投机资金近期大规模从房地产行业撤走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投资吸引力将会加大。

在房地产行业,作为拉动内需的龙头,国家可能会增加房屋,特别是中低档房屋的供给,从而拉动其他行业并且平抑过高的房价。此外,本币升值的变化往往是作为一种对国家经济发展的确认,房地产的价格应该适当上涨以反映经济的成果。

蒙代尔:但如果人民币继续升值,那么泡沫的破灭会较快地到来。参照一下日本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日元开始升值,并在上世纪90年代延续,导致其房地产泡沫在1998年破灭。至今已9年时间了,日本经济仍未完全恢复。

当然,日本的悲剧在于日元对美元升值幅度的失控,我不认为人民币会出现这样大的升值过程。但一旦人民币真的出现大幅升值,譬如人民币对美元达到5∶1的程度,那么房地产价格必然就要崩溃了。

赢周刊:5∶1是一个临界点?

蒙代尔:我认为是的。除非那时候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生产力不断提升,尤其是在出口增长上不断提升,这样5到10年后你可以用以下两个办法对付它。

第一个办法是,保持增长,提高生产率之后,重新回过来保持汇率稳定,并增加工人的工资,同时增加消费力。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让汇率继续提升,工人的工资保持不变。但是这样对稳定就业的效果并不好,我不推崇。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灾难临界点:人民币兑美元的底线是5: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