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联名"逼宫"新版本 谷歌代理商迷茫的真空期

“留下还是离开?”这是与谷歌关系密切的27家中国代理商面临的现实问题。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3时03分,谷歌公司正式声明,宣布停止谷歌中国(Google.cn)的搜索服务,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中国香港。持续两个多月“谷歌去留”命题总算有了初步定论。然而,27家谷歌中国代理商们却集体陷入了更大的迷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代理商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在急切等待谷歌中国接下来的具体安排方案。尽管关于谷歌退出的消息外界之前盛传已久,但直到谷歌3月23日正式宣布退出搜索后,代理商的神经才真正绷紧。

  “眼下,是我们承担风险最大、也是最微妙的时候。”这位代理商说。

  谷歌代理商:迷茫的真空期

  联名“逼宫”的另一个版本

  事实上,早在一周前,与谷歌合作的这27家中国代理商便联名致函谷歌,称如果谷歌关闭旗下中文搜索门户网站——谷歌中国,他们的业务将陷入险境,并要求谷歌给予补偿。

  在这封“逼宫”联名信中,代理商要求给出谷歌退出中国的善后解决方案,诉求主要包括三点:广告客户已经存入谷歌账户的款项如何退还、如何补偿代理商的损失,以及如何对数以万计的“谷歌代理员工”进行补偿。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谷歌中国的27家代理商中,大多数是在谷歌2005年进入中国后新成立的。在过去的几年间,他们不断增加人员、扩大规模、进行业务投入,形成了一个数以万计的销售团队。

  依托谷歌业务的不断推进,这些代理商们亦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有资料显示,2009年,谷歌大的代理商一年收入过亿元,利润高达几千万元。在谷歌最著名的两项搜索业务——关键词搜索AdWords和网站联盟广告AdSense的营收构成中,近80%的销售额由代理商贡献。

  不过,有意思的是,对于前面提到的那封一度将谷歌和代理商的紧张关系推向高潮的联名信,事后,多数代理商却矢口否认曾经参与。

  谷歌代理商之一——中企动力公司一位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中企动力对这封信之前完全不知情,对信中提到的三个补偿要求,公司也并不完全认可。

  “谷歌的业务只占我们很小一部分。”该人士一再强调,“如果和谷歌的合作无法继续,中企动力会依据当初双方签订的合作合同来处理后续事情。”

  “这跟目前各家代理商的资质及实力不同有关。”一位业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他透露,在谷歌27家代理商中,中企动力和另一家中资源都是谷歌2005年进入中国时,最先建立合作关系的代理商,“这两家公司在谷歌广告中客户资源最多,每年给谷歌创造的营收也最大,与谷歌的合作中他们也相对强势。”

  类似中企动力这样资质雄厚的代理商毕竟只是少数。对于其他中小规模的谷歌代理商来说,则是另外一番情景了。

  在这27家代理商中,不少代理商多年来只专注于单一业务。以谷歌的浙江代理商国盛互联为例。这是谷歌杭州金华地区的区域性代理商,Google广告服务一直是其唯一的收益来源。

  这使得此番谷歌去留与国盛互联的前景真正有了“唇亡齿寒”的利害攸关联系。不久前,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杭州媒体采访时抱怨称,自从Google退出中国的传闻出现以来,业务推进就越来越难,“即使是签了合同的客户,也迟迟不付款,希望等到谷歌最后的决定。”

  谁也说不清的迷茫未来

  和对联名信的刻意回避类似,在采访中,谈及如何处理与谷歌未来的合作关系,这些代理商们亦表现出极度的谨慎和低调。

  “这里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盲目行动可能会付出较大代价。”一位谷歌北京代理商的公关经理在电话中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称:“事情还没有明朗,而且谷歌还没有拿出最后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我们的合作还没到最后撕破脸的地步。”

  尽管在3月23日离开声明中,谷歌声称不会关闭其在内地的研发和销售。但是,显然,没有任何一家代理商会天真地认为从前的美好时光还会继续。

  谷歌的新增广告客户已经开始缩减。“原有广告主是按照点击后付费模式进行,不会有大的改变,但是新增长客户已经放缓。”上述北京代理商称,新的广告主不敢轻易在前途未卜的谷歌中国上投放广告。

  此外,一些老客户则开始寻找备用的投放渠道。“没有谁会将自己的推广费用投入到不想在中国久待的企业身上。”一位代理商解释。

  事实上,从1月份谷歌退出的消息出炉以后,这些代理商们就疲于应对无休止的客户垂询,不断的向客户解释情况和稳定客户情绪。

  有知情人士透露,谷歌于一周多前在上海召开了“谷歌中国合作代理商沟通大会”。会议上,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等人向代理商解释了这次风波的来龙去脉,主要涉及:谷歌全球为何有撤出中国的想法;事件的最新进展;代理商的利益将如何保护等议题。

  “但这些解释中没有给出更具体、更前瞻性的内容。”一位参会的谷歌代理商事后称。

  真正让代理商们忧心忡忡的正是对于未知前景的茫然和不安。在谷歌3月23日的退出声明中,谷歌如此表态:“我们计划继续在中国的研发工作,也会保持在中国的销售团队,不过很明显,团队的规模将部分取决于中国内地用户访问Google.com.hk的能力。”

  在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看来,这事实上已经暗示出谷歌未来对于代理商问题的某些可能采取的措施。她认为:“谷歌的被访问能力取决于其流量,而随着谷歌迁徙中国香港,服务器不稳定以及政策管制的风险加剧,这意味着流量下降是必然的。也就是说,谷歌很有可能在未来对代理商进行整编,砍掉一些规模小的区域性代理商。”她判断称。

  代理商争夺战早已打响

  就在谷歌辗转犹豫的这段真空期,已经有人开始着手,预备收编这些曾经为谷歌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的代理商们。

  3月24日下午,搜狐CEO张朝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搜狐从1月份开始就和谷歌代理商接触,其中涉及转户政策、降低开户资金额、关键字投放转移接口等细节的接洽。

  张朝阳称,搜狐将适当降低代理商的合作门槛,愿意提供更优于谷歌的合作政策。不过,他没有透露具体的优惠程度。

  根据2009年6月一位代理商爆料的当时谷歌中国地区授权代理商收取预存广告费、开户费和代理商服务费的标准:Google Adwords 关键字广告首次预存广告费最低为3500元;开户费最低预存广告费为3500元;代理商服务费不低于广告费的20%;最低开户费600元。

  而有代理商则反映,百度近期的竞价排名开出了诱人的条款。百度搜索引擎营销部内部人士则附和称:“1月份,有一些原本是谷歌的广告主现在改投百度了。”

  除此之外,谷歌的代理商也开始另谋出路。近日,谷歌原代理商上海火速、上海德搜等与一家名为浪淘金的网络营销服务正式签约。该公司由谷歌前技术总监周杰2007年底从谷歌离职后自行创业的公司,其旗下简单网(www.J.cn)就是PPC模式的一个集中展示平台,主营业务就是效果广告,目前在北京市场已经为30多个行业近1500家客户提供效果广告服务。

  浪涛金公关总监孙毅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浪淘金帮助这些代理进行打包的、具备规模效应的网络营销,无论是成本还是服务质量上都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他认为,正是谷歌的离去让浪涛金寻找到更多的合作机会。

  那些环绕谷歌的“花儿们”

  google.cn变身为google.com.hk,谷歌暂时告别中国战场。然而,一场由谷歌离场引发的中文互联网江湖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

  从2005年初涉足中国市场至今,谷歌带动的是一轮“搜索经济”的崛起,践行并启迪了更多搜索引擎的后来者:工具和商业化完全可以捆绑在一起,作为产品进行盈利。

  除了直接培育壮大了谷歌中国27家代理商外,在这几年间,谷歌还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谷歌互联网生态链,并凭此催生和助长了诸多企业的崛起——它们或通过与谷歌进行长期的合作获利,或依附谷歌的存在而诞生和成长。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后谷歌时代,这些曾经围绕着谷歌生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又将何去何从?

  合作伙伴:树倒猢狲散?

  此前,谷歌的主要合作伙伴包括中国移动、新浪网、天涯社区、携程网、TOM等,他们和谷歌的合作主要基于两个方面:一是由谷歌负责向其推送广告,点击产生费用后双方进行分成,二是后者直接采用谷歌的搜索服务。

  3月15日,《纽约时报》援引一名匿名IT专家的话称,政府负责信息管理的部门已经向与谷歌有合作的部分网站发出通知,要求其准备好后备计划,防止谷歌退出中国市场。

  《纽约时报》称,收到通知的包括新浪网和赶集网,两者首页的显眼位置均嵌有Google搜寻器,但在Google宣布停止审查搜寻结果后,这些网站收到官方通知,要求“制定后备计划”,例如转用新的搜寻器、自行过滤结果等。

  不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以上公司并没有直面回应这一消息。新浪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新浪和谷歌合作的是基于“谷歌遵守中国法律、以及谷歌在中国有长期运营计划两个条件的基础上”。他称,新浪目前在正在重新审视和谷歌的合作关系,最终会做出何种安排还将视董事会决定。

  同时,他补充称,新浪此前就开发了自己的搜索系统“新浪爱问”,在搜索技术方面也有一定的积累,和谷歌的合作更多是基于网页搜索合作,所以谷歌退出对新浪的影响有限。

  此外,天涯社区首席执行长邢明公开表态,和谷歌的合作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澄清,与谷歌的合作能否继续也有待进一步讨论。

  另有消息称,中国移动正计划取消把谷歌搜索引擎列入其移动互联网主页上的交易。不过,该消息并未得到中移动核实。

  和以上几家的犹豫状态相比,有人显然很快做出了选择。中国媒体公司TOM集团有限公司3月23日表示,旗下中国内地互联网子公司在与谷歌的合作协议到期后,已经从门户网站上移除了谷歌的搜索服务,目前只提供百度的搜索服务。而中国联通则明确表态,停止基于谷歌的无线搜索业务。

  “因为谷歌到中国香港后的不可预测性实在太大,对于这些合作伙伴来说,暂时退出可能是最佳的选择。”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认为。

  广告客户:寻找新“合纵”

  谷歌的离去也让此前选择它作为合作伙伴、尤其是那些和百度闹僵的广告客户们,重新陷入了困境——诸如阿里巴巴这样的广告大户。

  事实上,因为谷歌的迁移,这些广告主不得不重新规划他们的广告投放规划。

  他们要重新考虑建立新的“合纵”。之前因为谷歌的存在,他们可以和百度硬掰,但是当谷歌离开、百度独大之后,他们需要重新考虑和百度以及国内其他搜索引擎的关系。

  例如,奥美等广告公司就开始寻找备用的投放渠道。“没有谁会将自己的推广投入在不想在中国久待的企业。”据悉,奥美目前已经和腾讯搜搜等搜索引擎公司进行接触。“搜搜虽然在国内尚不能与百度等相媲美,但我们也不希望百度一家独大,这将使客户失去议价权。”奥美相关人士评价称。

  群邑集团(GroupM)首席执行官K.K.Tsang表示,如果谷歌不可用,他们将转向其他服务供应商。

  网络营销公司EmporioAsia Leo Burnett总经理Vincent Kobler则表示,当他们和顾客商谈时,他们会更多推荐百度,“中国政府立场坚定,谷歌也坚持自己的原则,所以谷歌很有可能完全关闭。”在2月底时,Kobler还表示,同谷歌的业务恢复正常,并猜测谷歌可能已经向中国政府妥协。

  可以预计,这些原本与谷歌合作的广告商或将更多转向百度,百度将迎来“一统江湖”的时代。届时,尽管仍有搜狐搜狗、腾讯搜搜、微软必应等新入者分羹,但百度将牢牢控制搜索引擎、广告投放等业务。

  广告联盟:或遭重打击

  Google退出中国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还将波及代理商之外的广大联盟网站。

  作为广告发布平台,联盟网站与Google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不亚于代理商。2009年7月,谷歌大中华区广告联盟部经理王莹就曾表示,2008年Google给全球网站站长的分账达50亿美元。

  而在某国内知名站长论坛bbs.admin5.com的讨论区里,站长最关注的问题是——“谷歌退出中国内地了,Adsense是否受到影响,站长的广告收入有没有保障?”

  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谷歌Adsense联盟以单价高、付款及时、信誉高、一个联盟账号可以在多个网站使用等特点,一直深受站长的喜爱。

  “虽然说联盟收入不是网站长久的盈利模式,对于很多新手站长来说,在网站还没做大做强的过渡期,广告联盟是最好的选择。但到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能够替代谷歌Adsense的联盟,谷歌真要离开,是站长不愿意看到的。”一位曾经建立过个人网站的站长不禁留言感慨。

  尽管谷歌中国从未公布在国内有多少家联盟网站,但显然这不会是一个小数目。以杭州的爆米花网为例,该公司从2006年开始与谷歌达成紧密合作,每年的广告收益中,近三成来自谷歌。

  “合作还在正常开展,但流言很多。”爆米花网副总裁董世国表示,如果情况一直不明朗,公司会考虑引入替代业务,为谷歌退出中国做准备。同时他也表示,目前有一大批小网站、尤其个人网站唯一的利润来源就是谷歌Adsense的广告返点,遭受的打击将更为致命。

  SEO网站:业务下滑中

  SEO是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的简写,意思是搜索引擎最佳化,又称搜索引擎优化,是2004年因百度、谷歌竞价排名业务的产生而形成的,主要是通过技术手段,让网站在相关关键词排名靠前,从而为企业节省推广费用。

  SEO通过一些技巧让关键字排名自然靠前,这种排名方式比竞价排名价格要低廉的多,因此滋生了大批为企业服务的SEO公司。由于百度有太多的不稳定因素,这些公司往往只保证谷歌的关键字排名,他们被戏称为“吃谷歌”一族。

  这些SEO公司虽然不直接和谷歌、百度产生直接业务关系,但其成长是直接依托于以上搜索引擎的。

  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对记者举例称,SEO公司往往是以项目制的方式盈利,即帮助一个公司做网站优化,承诺在百度、谷歌相应搜索结果中,如果位于不同位置将会有怎样的提成。

  “而现在谷歌退出中国,谷歌香港简体中文网站服务并不稳定,且随时有被屏蔽的风险,如果不能及早摸索出百度的排名原理,这些SEO公司也会陷入困境。”李智称。

  依托谷歌“赚钱”的公司还有不少。一位和地方电信公司进行ADSL宽带用户纠错页面业务合作的代理商说,他同时和谷歌与百度合作,把那些输入错误网址的页面重新指向到它们主页。但比较赚钱的部分来自谷歌,因为谷歌的合作条款比较公道。“如果谷歌真的走了,今后就不再折腾这块业务了。”谈到这里时,他不禁有些伤感。
尽管在3月23日离开声明中,谷歌声称不会关闭其在内地的研发和销售。但是,显然,没有任何一家代理商会天真地认为从前的美好时光还会继续。

  谷歌的新增广告客户已经开始缩减。“原有广告主是按照点击后付费模式进行,不会有大的改变,但是新增长客户已经放缓。”上述北京代理商称,新的广告主不敢轻易在前途未卜的谷歌中国上投放广告。

  此外,一些老客户则开始寻找备用的投放渠道。“没有谁会将自己的推广费用投入到不想在中国久待的企业身上。”一位代理商解释。

  事实上,从1月份谷歌退出的消息出炉以后,这些代理商们就疲于应对无休止的客户垂询,不断的向客户解释情况和稳定客户情绪。

  有知情人士透露,谷歌于一周多前在上海召开了“谷歌中国合作代理商沟通大会”。会议上,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等人向代理商解释了这次风波的来龙去脉,主要涉及:谷歌全球为何有撤出中国的想法;事件的最新进展;代理商的利益将如何保护等议题。

  “但这些解释中没有给出更具体、更前瞻性的内容。”一位参会的谷歌代理商事后称。

  真正让代理商们忧心忡忡的正是对于未知前景的茫然和不安。在谷歌3月23日的退出声明中,谷歌如此表态:“我们计划继续在中国的研发工作,也会保持在中国的销售团队,不过很明显,团队的规模将部分取决于中国内地用户访问Google.com.hk的能力。”

  在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看来,这事实上已经暗示出谷歌未来对于代理商问题的某些可能采取的措施。她认为:“谷歌的被访问能力取决于其流量,而随着谷歌迁徙中国香港,服务器不稳定以及政策管制的风险加剧,这意味着流量下降是必然的。也就是说,谷歌很有可能在未来对代理商进行整编,砍掉一些规模小的区域性代理商。”她判断称。

  代理商争夺战早已打响

  就在谷歌辗转犹豫的这段真空期,已经有人开始着手,预备收编这些曾经为谷歌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的代理商们。

  3月24日下午,搜狐CEO张朝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搜狐从1月份开始就和谷歌代理商接触,其中涉及转户政策、降低开户资金额、关键字投放转移接口等细节的接洽。

  张朝阳称,搜狐将适当降低代理商的合作门槛,愿意提供更优于谷歌的合作政策。不过,他没有透露具体的优惠程度。

  根据2009年6月一位代理商爆料的当时谷歌中国地区授权代理商收取预存广告费、开户费和代理商服务费的标准:Google Adwords 关键字广告首次预存广告费最低为3500元;开户费最低预存广告费为3500元;代理商服务费不低于广告费的20%;最低开户费600元。

  而有代理商则反映,百度近期的竞价排名开出了诱人的条款。百度搜索引擎营销部内部人士则附和称:“1月份,有一些原本是谷歌的广告主现在改投百度了。”

  除此之外,谷歌的代理商也开始另谋出路。近日,谷歌原代理商上海火速、上海德搜等与一家名为浪淘金的网络营销服务正式签约。该公司由谷歌前技术总监周杰2007年底从谷歌离职后自行创业的公司,其旗下简单网(www.J.cn)就是PPC模式的一个集中展示平台,主营业务就是效果广告,目前在北京市场已经为30多个行业近1500家客户提供效果广告服务。

  浪涛金公关总监孙毅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浪淘金帮助这些代理进行打包的、具备规模效应的网络营销,无论是成本还是服务质量上都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他认为,正是谷歌的离去让浪涛金寻找到更多的合作机会。

  那些环绕谷歌的“花儿们”

  google.cn变身为google.com.hk,谷歌暂时告别中国战场。然而,一场由谷歌离场引发的中文互联网江湖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

  从2005年初涉足中国市场至今,谷歌带动的是一轮“搜索经济”的崛起,践行并启迪了更多搜索引擎的后来者:工具和商业化完全可以捆绑在一起,作为产品进行盈利。
除了直接培育壮大了谷歌中国27家代理商外,在这几年间,谷歌还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谷歌互联网生态链,并凭此催生和助长了诸多企业的崛起——它们或通过与谷歌进行长期的合作获利,或依附谷歌的存在而诞生和成长。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后谷歌时代,这些曾经围绕着谷歌生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又将何去何从?

  合作伙伴:树倒猢狲散?

  此前,谷歌的主要合作伙伴包括中国移动、新浪网、天涯社区、携程网、TOM等,他们和谷歌的合作主要基于两个方面:一是由谷歌负责向其推送广告,点击产生费用后双方进行分成,二是后者直接采用谷歌的搜索服务。

  3月15日,《纽约时报》援引一名匿名IT专家的话称,政府负责信息管理的部门已经向与谷歌有合作的部分网站发出通知,要求其准备好后备计划,防止谷歌退出中国市场。

  《纽约时报》称,收到通知的包括新浪网和赶集网,两者首页的显眼位置均嵌有Google搜寻器,但在Google宣布停止审查搜寻结果后,这些网站收到官方通知,要求“制定后备计划”,例如转用新的搜寻器、自行过滤结果等。

  不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以上公司并没有直面回应这一消息。新浪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新浪和谷歌合作的是基于“谷歌遵守中国法律、以及谷歌在中国有长期运营计划两个条件的基础上”。他称,新浪目前在正在重新审视和谷歌的合作关系,最终会做出何种安排还将视董事会决定。

  同时,他补充称,新浪此前就开发了自己的搜索系统“新浪爱问”,在搜索技术方面也有一定的积累,和谷歌的合作更多是基于网页搜索合作,所以谷歌退出对新浪的影响有限。

  此外,天涯社区首席执行长邢明公开表态,和谷歌的合作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澄清,与谷歌的合作能否继续也有待进一步讨论。

  另有消息称,中国移动正计划取消把谷歌搜索引擎列入其移动互联网主页上的交易。不过,该消息并未得到中移动核实。

  和以上几家的犹豫状态相比,有人显然很快做出了选择。中国媒体公司TOM集团有限公司3月23日表示,旗下中国内地互联网子公司在与谷歌的合作协议到期后,已经从门户网站上移除了谷歌的搜索服务,目前只提供百度的搜索服务。而中国联通则明确表态,停止基于谷歌的无线搜索业务。

  “因为谷歌到中国香港后的不可预测性实在太大,对于这些合作伙伴来说,暂时退出可能是最佳的选择。”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认为。

  广告客户:寻找新“合纵”

  谷歌的离去也让此前选择它作为合作伙伴、尤其是那些和百度闹僵的广告客户们,重新陷入了困境——诸如阿里巴巴这样的广告大户。

  事实上,因为谷歌的迁移,这些广告主不得不重新规划他们的广告投放规划。

  他们要重新考虑建立新的“合纵”。之前因为谷歌的存在,他们可以和百度硬掰,但是当谷歌离开、百度独大之后,他们需要重新考虑和百度以及国内其他搜索引擎的关系。

  例如,奥美等广告公司就开始寻找备用的投放渠道。“没有谁会将自己的推广投入在不想在中国久待的企业。”据悉,奥美目前已经和腾讯搜搜等搜索引擎公司进行接触。“搜搜虽然在国内尚不能与百度等相媲美,但我们也不希望百度一家独大,这将使客户失去议价权。”奥美相关人士评价称。

  群邑集团(GroupM)首席执行官K.K.Tsang表示,如果谷歌不可用,他们将转向其他服务供应商。

  网络营销公司EmporioAsia Leo Burnett总经理Vincent Kobler则表示,当他们和顾客商谈时,他们会更多推荐百度,“中国政府立场坚定,谷歌也坚持自己的原则,所以谷歌很有可能完全关闭。”在2月底时,Kobler还表示,同谷歌的业务恢复正常,并猜测谷歌可能已经向中国政府妥协。

可以预计,这些原本与谷歌合作的广告商或将更多转向百度,百度将迎来“一统江湖”的时代。届时,尽管仍有搜狐搜狗、腾讯搜搜、微软必应等新入者分羹,但百度将牢牢控制搜索引擎、广告投放等业务。

  广告联盟:或遭重打击

  Google退出中国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还将波及代理商之外的广大联盟网站。

  作为广告发布平台,联盟网站与Google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不亚于代理商。2009年7月,谷歌大中华区广告联盟部经理王莹就曾表示,2008年Google给全球网站站长的分账达50亿美元。

  而在某国内知名站长论坛bbs.admin5.com的讨论区里,站长最关注的问题是——“谷歌退出中国内地了,Adsense是否受到影响,站长的广告收入有没有保障?”

  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谷歌Adsense联盟以单价高、付款及时、信誉高、一个联盟账号可以在多个网站使用等特点,一直深受站长的喜爱。

  “虽然说联盟收入不是网站长久的盈利模式,对于很多新手站长来说,在网站还没做大做强的过渡期,广告联盟是最好的选择。但到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能够替代谷歌Adsense的联盟,谷歌真要离开,是站长不愿意看到的。”一位曾经建立过个人网站的站长不禁留言感慨。

  尽管谷歌中国从未公布在国内有多少家联盟网站,但显然这不会是一个小数目。以杭州的爆米花网为例,该公司从2006年开始与谷歌达成紧密合作,每年的广告收益中,近三成来自谷歌。

  “合作还在正常开展,但流言很多。”爆米花网副总裁董世国表示,如果情况一直不明朗,公司会考虑引入替代业务,为谷歌退出中国做准备。同时他也表示,目前有一大批小网站、尤其个人网站唯一的利润来源就是谷歌Adsense的广告返点,遭受的打击将更为致命。

  SEO网站:业务下滑中

  SEO是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的简写,意思是搜索引擎最佳化,又称搜索引擎优化,是2004年因百度、谷歌竞价排名业务的产生而形成的,主要是通过技术手段,让网站在相关关键词排名靠前,从而为企业节省推广费用。

  SEO通过一些技巧让关键字排名自然靠前,这种排名方式比竞价排名价格要低廉的多,因此滋生了大批为企业服务的SEO公司。由于百度有太多的不稳定因素,这些公司往往只保证谷歌的关键字排名,他们被戏称为“吃谷歌”一族。

  这些SEO公司虽然不直接和谷歌、百度产生直接业务关系,但其成长是直接依托于以上搜索引擎的。

  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对记者举例称,SEO公司往往是以项目制的方式盈利,即帮助一个公司做网站优化,承诺在百度、谷歌相应搜索结果中,如果位于不同位置将会有怎样的提成。

  “而现在谷歌退出中国,谷歌香港简体中文网站服务并不稳定,且随时有被屏蔽的风险,如果不能及早摸索出百度的排名原理,这些SEO公司也会陷入困境。”李智称。

  依托谷歌“赚钱”的公司还有不少。一位和地方电信公司进行ADSL宽带用户纠错页面业务合作的代理商说,他同时和谷歌与百度合作,把那些输入错误网址的页面重新指向到它们主页。但比较赚钱的部分来自谷歌,因为谷歌的合作条款比较公道。“如果谷歌真的走了,今后就不再折腾这块业务了。”谈到这里时,他不禁有些伤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联名"逼宫"新版本 谷歌代理商迷茫的真空期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