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诸葛亮一生的11次大型炒作

作者:张一一

  诸葛亮此人一生中好为大言、虚名无实,“六出祁山”未能取得中原寸土,全靠炒作哄得稍逊一筹的另一对炒作高手刘备父子团团乱转,非常地不可思议。诸葛亮一生中自我炒作的事迹很多,张一一先生这里但取“一一”之意,只举他一生中比较夸张的十一件案例一一曝光之。

  第一件是“比管乐”。这“管乐”可不是什么单簧管双簧管萨克斯长笛巴松小号大号长号圆号中音号之类管乐器,而是春秋战国时期两位大名鼎鼎功勋卓越的大人物管仲和乐毅。管仲相齐桓公,称霸诸侯,一匡天下;乐毅扶持微弱之燕,下齐七十余城。此二人者,可谓济世之才,诸葛亮后来的成绩和他们根本就没得比,而诸葛亮的“自比管乐”,无异于宋祖德号称是“当代鲁迅”和“李敖第二”的自娱自乐自我炒作,徒让人发笑罢了。

  第二件是“装隐士”。在我国古代,“装隐士”其实是一条做官的通天捷径,所谓隐士,其真正的目的往往是为了出仕,诸葛亮表面上“不求闻达于诸侯”,实际上一双小眼睛时刻关注着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人事变更,恨不能一把做掉黄健翔同学,成为“智联招聘”的形象代言人。“装隐士”在我国历史上不乏有成功案例,譬如唐代的卢藏用,就曾经刻意隐居在京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借此得到了很大的名声,因而做到了礼部侍郎(六部之中的副部长),“终南捷径”就是由此而来,后来,炒作大师李白等人纷纷效尤。

  第三件是“娶丑女”。东汉的梁鸿娶了号称我国古代“四大丑女”之一的孟光,得到了很大的名声,成为当时的“名士”。诸葛亮分明是想要抄袭梁鸿,捞点儿名声,何况诸葛亮一家此时已家道中落,而岳父黄承彦是社会名流,黄家为当时的望族,交往的都是达官贵人。而诸葛亮与老婆黄月英的夫妻生活其实并不和谐,婚后许多年才培养出下一代,而且诸葛亮后来还纳了妾。

  第四件是“炒出山”。诸葛亮先是借另一位亦师亦友的“伪高士”水镜先生司马徽之口,胡诌什么“伏龙、风雏,得一可安天下”之类的鬼话,事实上后来刘备两者兼得也未能安定天下,非天时不济,亦非地利不佳,实在是这种说法水分太多,非常地不靠谱,但是却骗得刘备这位“伯乐”如获至宝,沾沾自喜,以为奇货可居,却不知自己被诸葛亮这家伙给忽悠了。诸葛亮此后又隆重推出了徐庶,在与曹操的樊城一战中,徐庶的那一点儿小聪明恰好又得到了检验,徐庶在与刘备分别的黯然销魂之际,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走马荐诸葛”,这样刘备的胃口不觉就吊起来了,此时已是猴急得非要得到诸葛亮不可了,用张一一先生的话说,就是“喉咙里都伸得出手”。而在造访诸葛亮的过程中,诸葛亮就更是将吊胃口的炒作之术运用到了极致。先是故意躲猫猫由崔州平应付一阵,而后石广元和孟公威继续跟进,从侧面介绍孔明的莫测高深,然后再是弟弟诸葛均、岳父黄承彦等。至此,诸葛亮已经把除了自己的黄脸婆黄月英之外,所有能发动的狐朋狗友、内亲外戚全部都动员了起来,不消停地轮番刺激刘备,刘备的胃口一次又一次被高高地吊了起来,诸葛亮此时在刘备心目中留下的印象,那叫一个神秘,那叫一个伟岸,那叫一个高大全。而在当时另一位炒作大师刘备著名的那个“三顾茅庐”之际,诸葛亮又采用了欲擒故纵的炒作办法,既然全面掌握了刘备的心理活动,那就给他个屁股也无妨,诸葛亮深深知道,这样反而能使刘备更加急切地想要得到他。果然,在这一系列严密而浪漫地策划下,不由得连刘备这样的炒作高手也乖乖上套。再通过诸葛亮好高骛远纸上谈兵的一顿瞎忽悠(隆中对策),屡战屡败、经常寄人篱下、四处碰壁的刘备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顿时信心膨胀豪情万丈,当下如同服了摇头丸一般,兴奋地即兴与诸葛亮合唱了一曲苏永康的《相遇太早》:“……你我都找到新的依靠/过去对错已不再重要/只是我们都清楚地知道/心里还有个划不完的句号……”

  第五件是“借东风”。作为“同盟国”海陆空三军总指挥的周瑜,因为气候条件不利于火攻,气得口吐鲜血,而诸葛亮却故意对周瑜密书十六字屁话“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诸葛亮此举无非是为了刻意夸大和强调“东风”的作用,其实如果没有周瑜前面的许多准备和铺垫,即使如同清代著名的“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先生的歌中所唱“任尔东西南北风”,那又有个屁用!而诸葛亮此番之所以能够炒作成功,得益于他年轻时生活于长江一带,掌握了一些基础的气象知识,但诸葛亮后来装神弄鬼的所谓“筑坛祭天”之举,未免就有些画蛇添足虚头八脑,炒作得太不厚道。

  第六件是“空城计”。“空城计”其实是诸葛亮为了神化自己军事才华的一次刻意炒作,其时他其实已在城中埋伏了大量的主力部队。是个人都知道“诸葛一生惟谨慎”,像诸葛亮这样迂腐的人,要是生在盛世当个管家婆什么的可能还管用,但出生在东汉末年这样的乱世就很难有什么作为了,乱世需要的是张飞、鲁智深、李云龙这样天不怕地不怕、随时都敢于“亮剑”的创新人才,而不是诸葛亮这样整天患得患失、啰里啰唆的白面书生,所以他才会“六出祁山”而寸土未得。司马懿比诸葛亮不知道要高明倍,他焉有不知道此时诸葛亮城中有大队埋伏之理?诸葛亮的小聪明被司马懿识破,于是乎自我解嘲,杜撰了一个“空城计”的弥天大谎,为的是炒作自己那蹩脚的军事才能。

  第七件是“擒孟获”。诸葛亮治小家也许还凑合,所以他的《诫子书》才比较有名,但是治国就差远了,打仗尤其不行,经常是小赢大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以诸葛亮在军事上那点儿可怜的所谓才华,他劳师远征深入不毛,平时反复强调的天时、地利、人和等软实力无一具备,想要在短短两三个月时间内(从“五月渡泸”到当年秋班师回朝)在七个不同的地方(覆盖当时云南境内的大部分地区)“七擒孟获”,而且是在当时云南的广大地理环境和恶劣交通条件下,诸葛亮想要玩杂耍般轻易地捉了又放、放了又捉树大根深叶茂的“地头蛇”孟获,无异于天方夜谭,骂死张一一先生也不会相信,好在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语言学校,诸葛亮从中看到了“语言不通”的美丽商机,于是乎乐得信口开河,随机发明个“七擒孟获”的电视连续剧出来狠狠地自我炒作一番,倘是换了少数民族都会讲国语的今天,张一一先生料必诸葛亮这厮断断不敢瞒天过海,编造出这所谓“七擒孟获”的鬼话连篇来。

  第八件是“工作狂”。诸葛亮的一生,是炒作的一生,到后来他良心发现,想一想真是白白辜负了刘备三顾茅庐和白帝城托孤的知遇之恩和君臣大义,自己这几十年来竟是没有为蜀汉王朝干一点什么实事,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功劳,于是就只能在工作态度上做文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是诸葛亮率先炒作出来的。只有像诸葛亮这样根本没有什么才干,也没有什么功绩的炒作大王,才会自我标榜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才会“事必躬亲,夙兴夜寐”,才会“罚二十以上,皆亲揽焉”,但态度是一回事,效益分明又是另一回事。

  第九件是“出祁山”。蜀汉积弱,当时的国力远不如曹魏,诸葛亮也深知自己远非老奸巨猾的司马懿等人对手,而他之所以执意要“六出祁山”和“九伐中原”,除了自不量力地企图模仿前辈乐毅的以弱胜强以博个“军事天才”之名外,无非就是想利用“天高皇帝远”的便利,炒作自己的虚假军功。如果打了败仗,就推卸责任说蜀汉的军力财力不济,或者说李严等人的后勤保障没有搞好;如果侥幸打了一两个小胜仗,那就是诸葛亮他这个军事天才自己一个人的神机妙算用兵如神,功劳赛过尧舜禹汤一千零一倍,反正小皇帝刘禅不是呆在宫里不了解情况嘛,这新闻通稿还不是由小亮我一个人自由发挥!总之,无论战争胜负如何,诸葛亮精忠报国的精神、永不服输的气质、屡败屡战的个性、打肿脸充胖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决心等优秀品质,早就被他炒得漫天飞舞,让蜀汉百姓爱不释手他的美。

  第十件是“收姜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刘备虽然自己没什么本事,他好歹还有关羽、张飞这两个异性兄弟给他效死力。诸葛亮自高自己炒作大师的身份,一生没有什么拜把子的兄弟和值得信任的朋友,也没有什么功绩可夸,好不容易收了个降将姜维,如获至宝,对姜维赞不绝口,把他夸得一朵玫瑰花似的,诸葛亮在给蜀汉后来的丞相蒋琬的信中说“姜伯约(姜维字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李邵)、季常(马良)诸人不如也”,言下之意就是,我连姜维这样的人才都可以收服,可见我诸葛亮有多明亮。后来的事实证明,姜维跟拼命给他扬名的恩师诸葛亮一样,也不过是不堪大用的一半吊子,到后来“姜维一计害三贤”,机关算尽,自作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第十一件是“五丈原”。让张一一先生有点佩服的是,诸葛亮这厮即使到了临死之际,还时刻不忘自己神圣的炒作使命,他胡说什么晚上“夜观星象”算到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便装神弄鬼地在军帐中设下四十九盏明灯的所谓法阵,吹嘘什么要“向天再借二十年”继续为蜀汉“鞠躬”,这会儿老天爷都看不惯他的炒作伎俩了,吩咐死期也将至的草包魏延给灭了这明灯。(张一一先生按:另一说为诸葛亮自己让魏延灭的,否则他如何能够圆谎?)总之,这“禳星”不过是诸葛亮为了神化自己,最后炒作的一出鬼把戏,这以后没几天,一代著名的炒作奇才诸葛亮,终于不再“个个孔明朱阁亮”,永远地闭上了他那双狡黠的,不太明亮的小眼睛。

  …………

  其实诸葛亮也晓得刘备、刘禅父子早已识破了他炒作的鬼蜮伎俩,知道他除了装神弄鬼和吹牛拍马之外,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所以他才会在《出师表》中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只知道一味炒作的卑鄙小人(参见“先帝不以臣卑鄙”句),奈何庞统、关羽、张飞、马谡等蜀国的高级人才已陆续被妒贤嫉能的诸葛亮所害,此时已是“蜀中无良将,廖化做先锋”的局面,刘禅幼时在长坂坡一战时被乃父刘备借机炒作摔坏脑袋,自然是无力回天,只能够听之任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听凭诸葛亮自我炒作去,上帝保佑他不篡权夺位才好。

  一言以蔽之,诸葛亮的炒作术在当时可谓一时无两,奈何他好大喜功,不懂得审时度势,虽然有一些微末的所谓成绩,但是总体来说不过是徒劳无功。于是乎,张一一先生前朝旧友——大清国的赵藩先生曾苦口婆心地赠他一联,此联后来深为毛泽东等伟人所赞赏,联曰:“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由此可见,炒作炒作,必须是“炒而后作”,最终还得靠作品说话,而单纯的“炒而不作”,空口说白话,一老打败仗,终归是行不通的,人民群众的眼睛那可都是忽闪闪、亮晶晶的,若是一味炒作上瘾而忘了落到实处,到后来,那就只能落得如同悲剧大师诸葛亮一般,总是难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尴尬事实与悲怆局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诸葛亮一生的11次大型炒作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