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历经血雨腥风 “杀毒骁将”刘旭开启“免疫时代”

他,曾以“计算机杀毒之父”笑傲IT风云之巅,他曾亲手缔造了当今的“杀毒王国”,他曾开创了一个个被历史铭记的时代……他的黯然消失悲壮而苍凉。5年后,刘旭,这个曾耳熟又陌生的名字携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卷土重来,再一次开创了计算机防病毒领域的“免疫时代”。

  鸟巢,飘出红衣女孩稚嫩的《歌唱祖国》,整个大地为之动容的时刻,刘旭,坐在北郊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凝望着外面璀璨的夜空,是女孩纯净的歌声还是那温暖的歌词?竟让这首听过无数遍的《歌唱祖国》在这个时刻深深地击打着这颗孤独的心灵,泪水,悄悄的,静无声息地从眼角溢出,转瞬间,从不轻弹的泪水潸然而下……

  这一天,2008年8月8日,北京第29届奥运会开幕!此时,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数百台计算机上安装的列入国家“863”计划项目,能够有效防范未知病毒和新病毒的微点主动防御软件正在接受着“国际大考”,刘旭,头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命运和“祖国”相连,和这欢乐的海洋相融,然而,这一天,对刘旭来讲,整整迟到了三年。三年,多少个报效祖国的机会擦肩而过;三年,让人类一次次地遭受着计算机病毒的重创却无奈扼腕;三年,导致无数人因为各种变异的计算机病毒的掠夺蒙受着重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熊猫烧香”的噩梦烟云至今都无法从人们的记忆中散尽。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病毒”给人类带来的苦难都应该定格在2005年。因为,这一年,一项震惊世界计算机防病毒领域的重大科技成果被一个中国科学家率先发明,这一年的春天,在中国科技领域的权威媒体《科技日报》的头版头条,“我国科学家突破计算机反病毒技术”套红的标题赫然醒目,随即,在中国计算机领域被称为“中国杀毒软件第一人”的刘旭亲自在《光明日报》上撰文《主动防御电脑病毒并非天方夜谭》,一“文”激起千层浪,谁能想到,两年前那个给业界留下无限惋惜的“杀毒天才”再度现身时,带来的不仅仅是人们熟悉的那个身影,还给茫然中的中国杀毒领域带来了强劲的活力,更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大胆摒弃防病毒领域传统的被动“杀毒”观念,从被动“杀毒”到“主动防御”,这是一个多么超前而富有天才般的创造,而这一愿望的实现彻底颠覆了人类对计算机病毒“被动挨打”的局面,将使人类在与计算机病毒的规模作战中进行主动出击有效防御,一个里程碑的时代被中国年轻的科学家所创造。

  为了这一天,他每天面对的对手是“病毒”,每天面对的敌人是“病毒”,他的世界就是一个“病毒”的世界,他被称为中国计算机防病毒领域的“旗手”,堪称中国防病毒软件企业的一代“巨匠”,一统天下的气概让他遥遥领先于这个领域的同行。

  英雄圆梦

  刘旭,这个曾经凭借着自己亲自开发的杀毒软件“快速,准确,不误报、不误杀”的技术优势,将一个手工作坊式的瑞星公司奠定了在同行业的霸主地位,他所发明的《瑞星防病毒卡》以及《瑞星杀毒软件》形成了我国计算机杀毒历史的标志性界点,对“病毒”的追杀与彻底围剿成了刘旭一生的梦想,这缘于青春少时的梦想。

  那一年,在福建顺昌一中年仅17岁的刘旭,经常仰在班里负责的10亩小麦的地头,如痴如醉地沉浸在《哥德巴赫猜想》中,书中的陈景润让这个来自闽北小城的少年兴奋不已,从陈景润的身上真切地感受到的是一股坚定从容的进取和不屈不挠,这种气概与精神对年少的刘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于是,凭借着自己对数学的痴迷和心中蕴含的一股执著,刘旭立下了要当中国科学家的理想。

  在中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仅自学了半年数理化的刘旭顺利进入了福州大学数学系,软件专业对当时还没有接触过计算机的刘旭是那样的陌生,因为陌生,便萌生了好奇,从不轻言放弃的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好奇,从不轻言放弃的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当老师的第一年,他就带领着7个毕业班的学生开始了实习,做老师传授的不应该仅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一种对科学严谨而进取的精神,一面教学一面自学,对刘旭而言,时间的客观长度我们无法改变,但每个人对时间的理解与利用是完全不同的,刘旭,就是一个将时间“无限”拉长与丰富的人,于是,1987年,已经对计算机产生浓厚兴趣的他毅然考取了中国科学院数学所,专攻计算机数据库。

  近距离地接触了自己少时崇拜的英雄,刘旭从陈景润单薄瘦小的身影里,从那双深邃的目光中,读出了那种坚韧和不屈的精神,这种精神始终成为激励刘旭的原动力。

  1988年,中国出现了第一个病毒“小球病毒”,一下子吸引了刘旭的目光,从这一天开始,刘旭的命运竟因病毒而改变,也和“计算机病毒”结下了生死渊源。后来,刘旭曾用每天睡4个小时,大约60天的时间,搞出了一个“用户接口管理系统”,导师,从德国访问回来的导师对这一系统大加赞赏,特地以刘旭的名字命名为“Liums”系统,这期间,刘旭对计算机软件的敏感与痴迷已展示了自己特有的才华与天赋。

  那时的计算机市场开始向百姓普及,而计算机病毒还未形成汹涌之势,但通过对一系列病毒的解剖分析,刘旭预言,计算机病毒将以几何级的速度对计算机安全造成重大的安全隐患,刘旭霎时感到了肩上的担子沉重而庄严,作为一个致力于“病毒”研究的科学家,未雨绸缪地解决好中国用户的计算机应用安全问题。

  1992年,刘旭亲自研制的“瑞星防病毒卡”问世,成功阻击了名噪一时的“黑色星期五”计算机病毒,出奇制胜,让本来濒临倒闭,所有的人员加起来不过10个人的“瑞星公司”摆脱了困境,脱颖而出,一跃成为计算机杀毒软件企业的第一位,看到自己的科技成果真正的转化成造福人类的武器,刘旭忘了连夜苦熬的疲惫,也更加意识到将自己的所学奉献给社会后所带来的那种满足感。

  1993年,刘旭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数学所,对计算机“病毒”的潜心研究已经让自己无法再离开这个领域,妻子鼓励与期待的目光坚定了他的信念,一定要成为中国计算机领域最负责的科学家。

  那时的瑞星,没有科研队伍,所有的防病毒研发都是刘旭一个人完成,在这里,远没有了数学所优越的科研环境,心中有梦想就会时时燃起希望,在艰苦的科研条件下,刘旭沉浸在自我否定、自我超越的巨大喜悦之中,当人们对《瑞星防病毒卡》津津乐道的时候,他已经将目光锁定在了能够查杀在计算机中广泛存在的Word宏病毒的身上,他很清楚,要想编制出清除Word宏病毒的软件,必须了解Word的结构,当向微软公司要求Word的结构遭拒绝后,刘旭的兴奋点被再次激发,他不相信,微软的拒绝能够让他放弃对Word的结构分析,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分析成功,一定能够开发出清除Word宏病毒的程序,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每天4个小时的睡眠,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放过一个细微的环节,就这样,微软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执拗的中国青年竟独自分析出了Word的结构,并设计了绝杀该类病毒最有效的程序,在同类杀毒软件中,瑞星针对宏病毒的杀毒软件成为无可替代的手段,这一软件被众多电脑厂家捆绑在了自己的电脑中,刘旭用自身的智慧将瑞星起死回生,同时也被推举到了总经理的位置上。

  “强调技术决定市场”的刘旭以一个科学家的眼光和胆识,将瑞星公司的杀毒软件做到了最高技术水准,作为国内第一个发现CIH病毒,凭借自己高超的技巧和丰富的专业经验成功的以第一个查杀CIH病毒而带领瑞星打了一场大大的翻身仗之后,刘旭声名大振,奠定了在中国杀毒领域无人替代的领军人物的地位,巨大的荣誉没有让刘旭沉湎于以往的荣誉之中,他独自研发的《瑞星杀毒软件》让《瑞星防病毒卡》退出了历史舞台,他以一个科学家勇于超越的品质没有因为满足而停滞,严谨的科学精神提醒着刘旭,否定自我才是一个科学家不断进取的动力。

  成就刘旭的是他精湛的技术,是他永不悔改的探索精神,而让他从万众瞩目的视野里黯然消失的依旧是他追求完美技术的精神,在杀毒市场流传着“不论产品好不好都卖得出去,关键在于会不会做市场”的论调中,这一论调成了刘旭伤心的隐痛,那种对科学孜孜以求的精神让他无法放弃对技术的追求而醉心市场,一个科学家的良心告诉他,完美的技术永远是对用户最好的承诺,然而,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刘旭单纯的带有书生气的思想难免会遭到潜心市场利益人的暗算,尽管刘旭的智力超群,尽管刘旭成为中国防病毒领域的顶尖人物创造了杀毒市场的神话,还是没有逃脱资本PK知本的命运,最终黯然落幕,他倾尽心血开创的“刘旭杀毒时代”在那个初春的早上飘摇在所有IT人的心中。

  10年刘旭,用全部的爱将“瑞星”像孩子一样养育成人,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回肠荡气的往事经历,用所有的青春与激情,快乐与辛酸,风雨兼程地为瑞星打出了一片广阔的天空,丰润了瑞星的翅膀却耗干了自己的心血,在瑞星今天已经可以在国内杀毒软件市场呼风唤雨的收获时节,刘旭却“颗粒无收”地背着行囊回家了!尽管人们不愿相信这是事实,但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令人心痛的结局“瑞星刘旭退位,杀毒市场旗手倒下”!这一震惊的消息跃然各大媒体的那天,正是3月5日,细雨潇潇,那天是“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日子,IT界熟知刘旭的人们,很容易联想到了刘旭“雷锋”般的在瑞星倒下了。

  当人们还在伤感中回忆“刘旭时代”所带来的快感,沉浸在刘旭那绝美的杀毒技术中时,刘旭那间特殊的小屋里已经烟雾缭绕,他在深沉的反思自己,一年后,当他把自己在瑞星的辉煌与光环消磨在记忆中时,看着自己一手开发的“杀毒软件”中依旧火爆的场面,他以一个科学家敏锐的眼光已经洞察到了目前杀毒软件的弊端,滞后杀毒给国家的信息安全带来的严重后果,而美国对伊拉克战争中第一波病毒袭击的成功深深地震动了这位一生致力于病毒作战的“科学狂人”。

  一个大胆的“主动防御”的概念在刘旭的脑海里渐趋明朗,淡出人们的视线后,刘旭马上投入到研发“主动防御”的紧张中,他知道,如果早一天的研制成功,就会早一天应用到国防和国家的信息安全中,而广大的计算机使用者将从滞后繁琐的杀毒软件的不断升级中解脱出来,尽管“主动防御”无法阻挡百分百的病毒,但抵御99%的病毒完全成为可能。

  当他回到久别的家乡,父亲慈爱地望着空手而归的儿子,父子之间静静的没有言语,母亲悄悄地来到了刘旭的身边:“孩子,父母相信你,我们永远支持你,你一定做得最好。”父亲坚毅的目光,还有家人深深的理解,让刘旭每一次都很自责,深重的情感让他觉得自己没有给年迈的父母带来稳定优越的生活而愧疚,为“微点主动防御”的研究投入了自己仅有的积蓄,千里迢迢的回来,没有给父母带回来什么,还要父母再支援自己,想到这里,话到嘴边硬咽了回去,知儿莫过父母亲,父亲拍拍儿子的肩膀,依旧没有说话,但在刘旭的行李中,悄悄地放了两万块钱,为了支持刘旭研发主动防御软件,父母亲动员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并不富裕的亲戚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积蓄。

  不知不觉,刘旭发现那个襁褓中的小女儿什么时候已经亭亭玉立了,他几乎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长大的,拿着女儿拍回的照片,冰上如精灵般翩翩起舞的女孩是自己的女儿吗?刘旭不敢看孩子那双清澈的眸子,因为,他内心的角落里塞满了自责与愧疚,在瑞星的10年,他没有陪孩子滑过一次冰,更没陪孩子看过一场电影,10年的光阴,都给了“病毒”,他目睹着“病毒”的裂变和壮大,却忽略了孩子的成长。

  离开瑞星的第二年,家人抵出了全部家产,甚或整个家族拿出了一切可以拿出的钱,刘旭,凭着对科学不离不弃的一种执著一种坚定的信念,终于走到了最后,走到了柳暗花明的这天,“微点主动防御”以无可争议的强大技术领先于世界同行的前列,这是我国在计算机防病毒领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它的出笼将彻底改变我国杀毒市场的格局,沉寂两年后的刘旭没有沉没,没有令关爱他的人们失望,他携着“微点主动防御”重新展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而防病毒领域也再次迎来了“刘旭时代”!

  为了这一天,他每天面对的对手是“病毒”,每天面对的敌人还是“病毒”,他的世界就是一个“病毒”的世界,他被称为中国防病毒领域的“旗手”,堪称中国防病毒软件企业的一代“巨匠”,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300多个日夜的成功喜极,却踏上了一条悲怆的上访之路,这路好长啊,竟遥遥地翻过了1000多个辛酸的日子。

  英雄落泪

  2003年的春天对中国计算机防病毒领域来说,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淡淡的忧伤,无论是刘旭的战友还是刘旭的对手,都为刘旭的“突然转身”惋惜不已,那个曾几度激起业界千层浪的“刘旭”就这样的消失了吗,未来的中国杀毒领域谁还会创造故事,创造惊奇创造行业传奇?杀毒市场沉寂得令人窒息,而刘旭从此连同他的声音在中关村一起悄无声息……

  刘旭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是就此沉沦的人,与“计算机病毒”殊死斗争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梦想,如同陈景润穷极一生心血的“哥德巴赫猜想”,刘旭对未知病毒的探索与解决是他生命绽放异彩的源泉,就这样,“微点主动防御软件”的震撼出炉,意味着计算机“免疫时代”的到来,这一次将不寻常的刘旭再一次推到了杀毒市场的风口浪尖上,当他依旧带着中国科学家一身特有的“自信与霸气”现身时,他哪里想到,当他再次等待自己的不是掌声与鲜花,而是一场屈辱和艰难的血雨腥风……

  新华社向全球播发的新闻通稿中庄严宣告,中国科学家发明的“主动防御软件”将彻底结束目前计算机滞后杀毒的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具有更高攻防性能的“主动防御”,从“防病毒卡”到“杀毒软件”,今天,人类迎来了防病毒领域一个崭新的时代——“免疫时代”的到来,它是中国青年科学家对世界计算机防病毒领域的杰出贡献。

  短短的一个新闻稿在北京的计算机杀毒市场引起了强烈的八级地震,现有的杀毒市场格局?份额的划分……这个巨大的市场意味着将彻底洗牌彻底布局,刘旭当之无愧的病毒专家的身份与无可挑剔的“微点主动防御”的技术底蕴,这一切,震颤着这个市场考问着一个个或高尚或卑琐的心灵。

  于是,一场被利益集团有计划有预谋编织的堪称建国以来最大的“中国首例网络病毒传播案”的冤案竟无耻地扣在了刘旭的头上,一个在中国计算机防病毒领域呼风唤雨的“杀毒骁将”竟成了“散毒”者?亲密的战友锒铛入狱,他的科研团队面临瘫痪,刘旭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这个满脑子都是“杀毒,杀毒再杀毒”的科技精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成了被官商勾结后的“牺牲品”……

  接下来,是恐吓的电话和短信,是陌生人的跟踪和蹲守,几次路过家门却不敢回家,一个中秋的晚上,刘旭看着万家灯火中那温馨的团聚,自己倍感凄凉与忧伤,这一夜,他换了5个地方四处躲藏,他不知道自己要躲到哪一天,这个在与计算机病毒抗争的无数个岁月里,寒冷的夜晚,疾病的侵袭,都没有让他低过头流过泪,在这张被谎言与屈辱编织的黑网里,刘旭却哭了,面对着眼前冰冷的计算机屏幕,那折射的画面中是泪流满面的他,曾几何时,当凶残的病毒将痛苦和折磨都加在它的主人——电脑的使用者身上时,是刘旭凭借着自己超群的智慧将“受难者”解救出来,而今天,深陷“冤案”中的刘旭,却感受到了巨大的孤独和无助,谁能将自己从这屈辱的苦难中解救出来?

  面对世界为之惶恐的杀伤力巨大的病毒侵袭时,他曾是那样的沉着和冷静,在国际计算机防病毒大会上,他睿智的见解博得了国际同行的钦佩,在那白皮肤、黑皮肤的专家团中,黄皮肤的刘旭是那样的耀眼与瞩目,他哪里能料到,自己日后揣着实现的科学梦想竟过着居无定所、东躲西藏的生活,仅仅因为自己的发明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

  国外同行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艰难中的刘旭,向这位在他们眼里格外尊重和敬仰的反病毒专业的技术“奇才”抛出了诱人的橄榄枝,一亿美金的代价“买断”刘旭和他的“发明”,刘旭含着泪水拒绝了,少时的科学梦想,青年时的踌躇满志,都是为了当一名像陈景润那样的中国科学家,当他到国外考察,面对着国外优越的科研条件,他羡慕但无意留下,因为,在血管里流淌的那股热血让他牵挂着东方的那片热土,于是,在日后给自己的公司起名时,他选取了“东方”两个字,而踏实严谨低调的学术风格又取了“微点”两个字,他坚信,不久的将来,“东方微点”将代表中国与趋势、NAI、赛门铁克这些国际巨头在国际杀毒市场一决高低,今天,落难中的刘旭,举债千万,他需要钱,但他不希望拥有了钱而从此“心灵”落难,怀揣梦想的刘旭回绝了国外的盛情,此时,他在孤独中回望,他知道自己的身后是强大的祖国,每每回忆起从国外考察踏上返回祖国的飞机落地时,那种心情和那种如咽在喉的感觉是那样的让自己难以平静,他常常泪流满面,他是一个人去战斗,但他代表的是这个13亿人口的祖国,在这个富饶的国度里,拥有着世界上最多的计算机用户,所以,刘旭自豪于生长在这片热土上。

  刘旭开始了四处申诉的生活,这个享誉世界计算机领域的科学家跑到书店买回一大堆法律书籍,拿出了研究病毒的韧劲,开始研究厚厚的法律书,对自己的坚信与执着,他不相信,邪恶能够永远扼杀正义,每一个夜晚,他动笔写上访材料,每一个开头,都是字落泪落……

  一封封申诉信带着刘旭满腔的悲愤通过媒体几经辗转被送到了中央高层,为我国信息化安全做出重大贡献的青年科学家的遭遇引起了高层领导的极大震惊和关注,一项作为国家863重大科研项目的科技成果竟给刘旭带来巨大的成功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不得不令人深思!

  刘旭身心疲惫地来到了女儿参加的花样滑冰大赛的比赛场馆,当经典的《天鹅湖》在整个场馆响起时,他在角落里看见了冰上翩翩的女儿,那洁白的精灵是那样的纯净而优雅,女儿以北京市花样滑冰锦标赛第一名的成绩摘取冠军,领奖台上的女儿陶醉般的张望着,刘旭却悄悄地退出了角落,身后仿佛传来女儿悠扬而空灵的喊声“爸爸,我们拉勾。”

  面对强大的计算机病毒,刘旭没有过胆却,他从1990年初开发出能成功防范DOS病毒的防病毒卡,到后来对CIH、梅丽莎、欢乐时光等恶性病毒的追杀,紧随而至的“探险蠕虫”、“7月杀手”、“YAI”等等病毒,被刘旭就地歼灭,成就了刘旭“病毒杀手”的美誉,而面对社会肌体滋生的“病毒”,刘旭不仅仅束手无策,而且成为了最深重的受害者。

  “我们组织了专家对微点软件进行检测,检测后我们认为技术层面上是很好的,是个很了不起的成果”,中国工程院院士周仲义对微点主动防御技术给予高度评价。“863计划‘十一五’要总结出很多亮点,希望这个能够作为一个亮点被总结”。国家863计划信息安全技术主题专家组组长、首席专家冯登国教授说。

  今年2月,“微点主动防御”软件终于拿到了正式上市的批准,刘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的几百台计算机全部安装了唯一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保证了奥运会开闭幕式计算机网络的安全运营,一种民族自豪感让刘旭激动不已。

  曾经影响中关村的50人中,程序“五杰”给中国的软件业带来了不平凡的蹉跎岁月,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昔日的光芒,而“五杰”中仅存的刘旭依旧在这个领域绽放着生命的异彩。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依旧会选择踏上这条荆棘的路,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可能还会写反病毒程序,依旧要求自己永远超越别人,这就是刘旭!

  结束语

  在很长的时间里,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成功的喜悦激荡着刘旭的心,通过“国际大考”,“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以其无可争议的技术优势领先世界同行两年,开创了人类计算机防病毒领域的又一个令人振奋的“免疫时代”!刘旭,用他单薄的身躯天才般的智慧以及对科学的执着信念为计算机筑起了一道坚实的屏障,计算机病毒的凶猛泛滥,肆虐狰狞,在刘旭“微点主动防御”面前就擒,倒下!人类的进步就是科技的进步,而每一个进步必然带来自身的困惑与源于自身的阻碍,战胜这个阻碍毕竟再次地推动人类向文明的程度更高的迈进,刘旭,为人类计算机领域的贡献彰显了一个中国青年科学家的睿智和不屈不挠,所经所历不正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液里特有的不离不弃,永不言弃的坚韧精神吗?

  “免疫时代”,这是一个多么响亮而庄严的宣告!这个时代的开创,在计算机病毒泛滥的今天是那样的壮观和激动人心,人类将从被动繁琐的滞后杀毒一跃为积极的主动出击主动防御,计算机滞后杀毒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在喧嚣的计算机防病毒领域,无人不知晓刘旭,在这个拥有数以亿计的计算机用户的国度,无人知道刘旭。或许很多年后,刘旭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或许很多年后,人类发明了更强大的计算机防病毒武器,甚或将来的某一天,病毒已经销声匿迹,然而,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和计算机病毒抗争的岁月里,那个忍辱负重那个有着中华民族不屈脊梁的青年,他用生命的热血铸就的屏障为人类营造了安全的网络环境。

  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他不屈不挠,不离不弃的科学精神以及那股精髓汇聚的坚韧的力量却感动着今天的人们,曾经的磨难与委屈,曾经的痛楚与伤感,相比于今天“微点主动防御”对人类对国家的贡献,刘旭平静地说“经历过的一切,我无怨无憾”。

  当世界为中国人民在汶川地震中所表现出的强大凝聚力愕然的时候,当世界为北京无以伦比的奥运盛会赞叹的时候,当世界仰望太空向中国“神七”航天员致意的时刻,在这个初冬岁末的日子里,计算机防病毒领域里迎来的“免疫时代”让世界计算机历史上永远铭记住了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名字,他就是——刘旭!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历经血雨腥风 “杀毒骁将”刘旭开启“免疫时代”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