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三鹿王朝的覆灭:揭密三鹿集团如何掩饰真相

2008年的最后一天,田文华等4名原三鹿集团的高管走进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审判庭,接受法律的审判。此前,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中的被告人已陆续出庭受审。曾经风光无限的中国乳业巨头三鹿集团也在一片慨叹声中走向破产。
三聚氰胺,这个在半年前还鲜为人知的化工专业术语,如今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词汇。这样一种化工原料是如何被掺加到原奶中去的?如何进入到奶产品加工环节的?三鹿集团又是如何掩饰真相的?

利令智昏搞黑心“发明” 三聚氰胺制成“蛋白粉”

河北省曲周县的张玉军在2007年7月前一直在当地从事养殖业。在养牛过程中,他经过多次试验,“发明”了将三聚氰胺和麦芽糊精按一定比例配制“蛋白粉”的方法,据称“能够提高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而且不易挥发,不易被检查出来”。
三鹿王朝的覆灭:揭密三鹿集团如何掩饰真相
张玉军最初在本村自己的养牛场小批量配制。2007年11月,他前往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党家庄,化名“张海涛”,以生产涂料粘合剂为名批量生产。他通过互联网联系订货,并从河南省濮阳市等地购进三聚氰胺,从济南市购进麦芽糊精,生产所谓的“蛋白粉”。

据张玉军在法庭上供述,往原奶中掺“蛋白粉”已是圈内人所共知的“秘密”,这样既可以增加原奶重量,又可以提高蛋白质含量,一举两得,所以很受一些奶站欢迎,市场销售的潜力巨大。“我之所以用假名生产,也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在生产,而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张玉军说。警方初步查明,从2007年9月到今年8月,张玉军总共生产“蛋白粉”600多吨,非法获利50多万元。

市场需求越来越大,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在河北省正定县开工厂的高俊杰、薛建忠、肖玉、张彦军等人曾一度从张玉军处批发购买“蛋白粉”,再加价转售给一些奶站。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高俊杰、薛建忠等人从购买的“蛋白粉”中分析技术配方,开始自行研制并直接销售给一些奶站。一个较为完善的“蛋白粉”制售网络形成,高俊杰与妻子肖玉负责组织生产,薛建忠负责联系销售订货,张彦军负责生产技术,共生产“蛋白粉”200余吨。
三鹿集团一位质量检查员透露,过去奶站往原奶中为增加重量而兑水,后来随着收奶时检测日趋严格,一些不法奶站就开始追求“技术含量”,往原奶中掺加一些混合物以增加蛋白质含量,随着做这种事情的人越来越多,手段也越来越高明,三聚氰胺与麦芽糊精按一定比例配置的“蛋白粉”最为普遍。

疯狂添加“蛋白粉” 不合格原奶变“合格”

据犯罪嫌疑人耿金平交待,2004年5月,他在河北省正定县投资建了一家挤奶厅,并与人合伙建了个奶牛养殖小区,养殖奶牛307头,向三鹿集团供应鲜奶。2007年底,他向三鹿销售的牛奶因检验不合格屡次被拒收。后来得知,向牛奶中掺加某种化工原料(三聚氰胺),能够增加蛋白质检测指标,可以蒙混过关。

2007年10月份,耿金平与他的司机耿金珠分别从正定县赵志超处及行唐县赵军花的化工剂门市部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28袋共计560公斤。自2007年10月至2008年8月,耿金平、耿金珠多次按每1000公斤原牛奶添加0.5公斤该混合物的比例,将“蛋白粉”约434公斤添加到其收购的90余万公斤原牛奶中,销售到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处,销售金额280余万元。

河北省鹿泉市大河镇一家奶牛养殖公司经理曾向警方供述,今年4月至8月,他先后购买三聚氰胺4大袋,交给工人多次掺杂在原奶中,供应给三鹿集团。据他讲,“因为我养有100多头新西兰奶牛,这种牛奶有异味,三鹿奶厂不收,听别人说加这种蛋白粉(三聚氰胺)能够去除异味,而且还可以增加奶里蛋白质含量。”

记者在三鹿集团采访中听到一位工作人员讲,他曾在农村调查过一户奶农,实际上家里没有几头奶牛,一天却能送来几吨奶,很快就发家致富了,邻居都知道这奶是掺了别的东西。还有一次,一位奶农把一车原奶送到奶站,检测发现蛋白质不合格,被退回了。过了两个小时,奶农又把奶拉回来了,再次检测竟然全部合格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三鹿王朝的覆灭:揭密三鹿集团如何掩饰真相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