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庆出租车停运的背后

核心提示:多年来,重庆出租车行业形成层层盘剥的链条,不堪重负的司机们充满怨气。的士停运事件的主要诱因被认为是出租车公司擅自决定对驾驶员每日增收“份子钱”。的哥杨孝明认为,政府把原因归咎在“份子钱”后就浅尝即止,还是没有触动出租车行业的核心内幕。
11月3日凌晨到5日上午———持续两天多的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告一段落。重庆市政府通报称,11月5日上午,主城区出租车全面恢复正常营运。事件的主要诱因被认为是出租车公司擅自决定对驾驶员每日增收“份子钱”。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多年来,沉疴难愈的重庆市出租车行业已形成了层层盘剥的链条,不堪重负的司机们充满怨气,而此次罢运,正是其表现的一部分。

据了解,在多数重庆出租车公司,为期4年的全款承包车价格在26.5万元-30万元之间,最高者已达到40.8万元。在这样的“背景”下,主驾则“顺理成章”地将风险转嫁给其手下的副班、顶班,形成了一套五花八门、层层分配的风险转嫁体系。

“所以,就形成了主驾(班)司机‘养鸡’,出租车公司‘取蛋’,主驾司机被迫克扣副驾、顶班,自由提高板板钱(即份子钱)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盘剥链条。”在机场通往主城区的路上,颜色鲜明的黄色的士已经很少见,这是重庆全城的士罢运后的第二天。尽管市政府采取了包括出租车票价上调调研、继续打击非法营运车等多项措施,但多数司机仍在观望,此时出车,是件冒风险的事。

上清寺站,一辆的士停在路边,这名江姓司机刚刚拒绝了一个去沙坪坝的乘客。罢运使得人人自危,拒载也变得理所当然。在他后面是一辆黑色捷达,车主在街边招揽生意,“去哪里?坐车吗?的士罢运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黑车,但现在黑车更横行了,”江笑了笑。这种悲观但无奈的情绪,正在罢运后的司机脸上渲染,他对前景表示担忧。

江是响应政府以及出租车公司的号召,试探着开车上路。他的汽车挡风玻璃右下角穿了个洞,裂缝向周边扩散,看起来像被钝器击打过。他说,这是昨天出车的代价,“停在路边上个厕所,回来后,就被石头砸破了。”而此前新华社报道称,有20多辆车在罢运中被砸,其中包括三辆警车。

“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我们都不敢去,”江说,和其他在路上跑的的士一样,标着“出租车”字样的车灯被收起来,放在后备厢里。这意味着罢运风潮还在继续。

“效果并不明显,”当车子开过陈家坪汽车总站时,站前广场空荡荡的,三天前,那里总是排满了待客的的士。他说,“触动了政府,但根本问题没解决。”

凌晨开始的集体“休息”

至少有20多辆的士被砸,擅自营运的司机受到警告甚至殴打

罢运时间至少在上周四已经确定,上述江姓司机向记者证实,消息在司机尤其夜班司机间流传,部分出租车公司也获悉信息,但谁都知道,这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

直到3日凌晨5时,新的一天到来,重庆市渝北区、渝中区、沙坪坝、九龙坡、南岸区、江北区等基本上见不到一辆出租车。主城区拥有8000多辆的士,似乎一夜间都“消失”了。司机们都在街边栏杆上观望。抵触情绪像病菌一样蔓延全城。当有的士路过时,他们就会上前阻挡,用水瓶扔掷,要求其停止营运,加入到集体抗争中去。

尽管警方表示无黑恶组织介入,但司机们之间那股强烈意识仍让这次被称为“集体‘休息’的罢运事件变得冲突不断。至少有20多辆的士被砸,擅自营运的司机受到警告甚至殴打。记者获得一张现场照片表明,3号下午,观音桥商圈环道老干中心附近,一辆羚羊出租车被长安车拦截,车上下来一群人对羚羊车司机一顿暴打,造成交通堵塞。重庆公安不得不出动大量警力在”陈家坪、杨公桥、天星桥、凤鸣山“等出租车聚集地,维护交通运输秩序。

生活在这座临江架桥、道路崎岖的现代化山城里的人们,平日里对身边的出租车有诸多怨言,认为司机宰客、绕道、拒载,是重庆形象的抹黑者。直到此刻他们才意识到,满街跑的黄壳车,对他们有多么重要。

当天上午,重庆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坚决防止出租车罢运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并采取有力措施,确保营运恢复正常水平。

上午10时,官方媒体新华社也罕见地发出《重庆主城区出租车全部停驶》、《重庆市主城区出租车全城罢运,主要四大原因》等滚动报道。信息透明缓和了事件进一步恶化。

下午4时许,重庆市交委举行新闻发布会,交委副主任梁培军介绍说,导致此次主城区出租车罢运主要有4个原因:一是出租车企业与驾驶员利益分配存在矛盾;二是主城区出租车存在加气难问题未得到彻底解决;三是出租车租价结构不合理;四是非法营运车辆扰乱正常秩序。

而此时,在路政等相关部门人员的保护下,数百辆的士进入重庆最繁华地段解放碑以及火车站等中心区域。

尽管政府和出租车公司承诺作出调整,但大多数的士司机仍在观望。少数敢上路的人,比如前面提到的江姓司机,后果便是,车子被莫名其妙地砸了。

日赚270元以上才有收入

盘剥链条早已令司机们不堪重负;副班司机是这条盘剥链的终端

重庆的士不是第一次罢运,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早在7月,奥运会前,罢运情绪已经在的士司机之间酝酿,他们约定在7月14日当天集体“休息”。

与这次不同的是,7月罢运的主要原因是抗议天然气加气困难,空调的使用加大了燃气的消耗,司机们平均每天耗费在等待加气的时间大约要3小时。

但奥运期间的安保稳定任务,使得政府异常警觉,并且很快有了行动:在加大燃气供应的同时,还特别规定,出租车以外的汽车加气时间为晚上10点至次日早上8点,错开了的士加气高峰。因而避免了一场风暴。

但对于沉疴难愈的重庆市出租车行业而言,燃气问题的解决只是将爆发时间往后推移了一步。

据一名重庆当地媒体记者观察称,多年来,重庆出租车行业的腐朽,已经形成了层层盘剥的链条,不堪重负的司机们充满怨气,迟早要断裂,而此次罢运,正是其表现的一部分。

28岁的的哥钱亮给记者算了笔账,今年上半年,他向重庆国泰出租车公司缴纳了13.5万元营收预付款后,取得天语汽车的经营权,此外,他每个月还要向公司缴纳8200元的“份子钱”。按照规定,4年期满后,车辆报废,公司只退回2万元预付款。四年下来,钱亮算了笔账,公司从他身上赚取了40.86万元。

重庆主城区目前拥有100辆出租车以上的出租车公司34家,共有各类出租车近8000辆。记者调查得知,每个公司的预付款各不相同,一份的哥之间的调查表显示:重庆国际公司收取司机16万元,4年期满退5万元;国泰公司收取司机13.5万,4年期满退2万;市租公司收取司机10万元,4年期满退2万元……

在这条盘剥链上,钱亮是一名“被剥削者”,同时他也是一名“剥削者”。他雇佣了一名副班司机(多数的士有一名主班、一名副班和一名顶班司机),按照规定,这部车每天向公司缴纳460元的份子钱(日班230元,夜班230元)。一个月的份子钱为13800元(他和副班各出一半),而实际上他只要向公司缴纳8200元,余下的5500元,公司会返还。但返还部分副班是没份的。

“我必须拿到这部分差价,我投资了13万多”,钱亮说,等4年期满后,公司只退回2万元预付款。

从出租车公司到承包者(主班),副班是这条盘剥链的终端。除去每天230元的一半份子钱及至少30元加气费、10元盒饭钱,这意味着,副班司机每天必须赚到270元以上,才有报酬。一名副班司机对记者说,以上个月为例,往往一天下来,只赚了10多元钱,有时候甚至亏本。

承包费高企盘剥链形成

4年承包价最高达40万,因此形成风险转嫁体系,“主驾司机被迫克扣副驾、顶班”

2004年,重庆市开始实行出租车改革,将出租车指标使用年限由5年延长至25年,由承包化经营,改为公司化。而在这一年前后,中国各地轮番上演了数十起“出租车事件”,几乎是中国出租车行业发展历程的缩写版。

一份渝府发(2003)85号文件《主城区出租汽车经营权、产权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显示,政府规定,主城区出租汽车经营者,每辆车一次性缴纳5万元出租车经营权证款,可获得25年经营权证,每年平均仅有2000元。

2005年3月12日,时任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谈到出租车行业管理时说,政府应该鼓励出租车公司发展壮大,规范经营管理,这样才会提高素质、提高效益。重庆以前有100多家出租车公司,散乱差情况突出,经过整顿现在只剩下30家公司,七八千辆出租车,这些公司的实力强大,操作规范,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正是此时,下岗在家的杨孝明与重庆市公路运输(集团)出租分公司签署了《出租车驾驶员劳务协议》,并交纳7000元保证金,做了一名副班驾驶员。

他说,在公司化改制过程中,政府并没获利。但出租汽车公司从政府手中低价取得经营权后,由于指标数量有限,出租车指标价格猛然上涨,一度突破一个指标100万元的大关,已接近国内出租车指标转让的最高价格。

因而带动了承包费水涨船高。据2007年当地媒体报道,要成为主班驾驶,需要累计投入相当于两辆出租车(长安羚羊)的价值———11.5万元费用,而公司每月还要收取营收定额10800元。而到了今年年初,当钱亮要进入出租车行业做主班驾驶时,他必须缴纳13万多元的费用,此外还有每月1万多元的定额。

据了解,在多数重庆出租车公司,为期4年的全款承包车价格在26.5万元-30万元之间,最高者已达到40.8万元。在这样的“背景”下,主驾则“顺理成章”地将风险转嫁给其手下的副班、顶班,形成了一套五花八门、层层分配的风险转嫁体系。

“所以,就形成了主驾(班)司机‘养鸡’,出租车公司‘取蛋’!主驾司机被迫克扣副驾、顶班,自由提高板板钱(即份子钱)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盘剥链条。”杨孝明说。当他工作了一年,发现自己的工资和养老保险被克扣后,起诉公司,被主班辞退。

据他介绍,北京市的哥“份子钱”每天仅170元左右,上海市的哥“份子钱”每天才380元,“深圳市的哥‘份子钱’虽说每天达到420元,但当地的起租价格超过重庆50%,而重庆主城九区出租汽车司机”份子钱“普遍达380、400元,最高的竟达460元!”昨日下午,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剖析此次罢运成因时表示,主要原因是今年有的出租汽车公司对出租车驾驶员所收的“份儿钱”每天增加了50元-70元,由此使驾驶员的收入全年将减少2万元以上,从而加重了出租车驾驶员的生活负担,增添了他们的生活困难,引发了这次社会事件。

黑车横行后的腐朽

据测算,黑车与正规车之比接近1:3.5.黑出租车已严重扰乱市场秩序

45岁的杨孝明试图打破这条盘剥链,从2005年起,他开始构想成立“重庆市人民出租车有限公司”。

“公司通过募集方式设立,股东股份等额,并聘用专业人才进行管理,股东只有一辆车的经营权,自己必须开车,同时聘请司机作为员工,司机与股东同工同酬,同时,公司为所有员工交纳社保,”他描绘说。

如果从上述盘剥链来看,他改变的是中间环节———将主班驾驶变成了股东,在汽车报废后,仍然有效,从而改善对末端副班的剥削。

但杨孝明的公司至今只是一个筹备名,在他准备向工商局注册时,被卡在了政府部门行政许可这一关。他至今没有打破出租车行业的垄断壁垒,这也是中国出租车行业的缩影。经济学家孙立平感言,中国出租汽车业:一个半市场化改革的怪胎。

在重庆,出租车行业除了体制的腐朽,还有夹杂着更多因素。黑车被认为是这座山城的诟病之一。2007年11月28日出版的《重庆晨报》称,主城区假冒、克隆出租车总量已达1500-2000辆,严重扰乱了主城出租车市场。按照当时政府公布的主城区正规出租车总量7000多辆,据此测算,黑车与正规车之比接近1:3.5.匿名的业内人士称,黑车的出现反映了执法人员工作不力,甚至与政府某些部门腐败相关,在北碚区,未经过核准的200多辆绿色的士营运了半年。政府部门被指勾结出租公司公开经营黑车。

而记者获得一份重庆某出租车公司的合同,该合同称:羚羊牌7100型营运车一辆,经营期限为两年。一次性缴纳安全生产基金11万元,期满退还8万,每月份子钱为6600元。

业内人士指出,这是一辆典型的黑车,该车实际上已经报废,经营权证换到另一辆新车上,这就是为什么可以份子钱相差悬殊,还可以退还8万元的奥秘所在。

重庆市副市长余远牧说,黑出租车已严重扰乱了出租车市场秩序,不仅乘客安全难以得到保障,正规出租车驾驶员的收入也受到较大冲击和影响,现在出租车驾驶员的月收入普遍降到了1500-1700元。

对于正规的士司机而言,他们面临的监管更苛刻。10月28日,针对出租车拒载、宰客的现象,重庆市交通部门施行新规定,被投诉3次以上就吊销两证。新规定虽具有震慑作用,但大多数的士司机认为做法不太人性化,只向着乘客,而不多为驾驶员考虑。

“这两年我写了至少20万字的文章和建议,分别给重庆市政府每个部门寄送了出租车行业意见书,但都没有回音。”杨孝明说。在他看来,重庆出租车行业封闭固守,政府听不到声音,但内部已经腐朽。

迅速恢复营运背后

重庆的哥间的明星人物杨孝明认为,“份子钱”并未触动行业核心内幕

爆发于11月3日凌晨的重庆的士司机罢运事件,让重庆市政府意识到这个行业潜伏着危机。

4日下午,将自己定位为“重庆出租车司机权利探索者”的杨孝明终于被相关部门邀去面谈,他被怀疑是这次罢运的煽动者。

“我还不至于做这种事,”杨说,多年来,不断在论坛发表文章和观点,他已经成了重庆的哥之间的明星人物,“我不会参与群体性事件,除了法律,我需要静静等待。”他认为重庆全城的士罢运或许是个契机。但昨日一早起来,街上的的士又多了起来,原本取下车灯的司机们又开始排队拉客,街上的警力也恢复正常。

截至昨日下午5时,本报记者发稿时,重庆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重庆主城出租已于当日上午基本恢复了营运。

政府通报称:事情发生后,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关注,并做了认真的调研。出租汽车公司未经批准擅自提高“份儿钱”,是加重驾驶员负担的主因和问题的起因,是违规操作。

市政府昨日决定,对擅自提高行业收费的现象必须坚决纠正,并责成各出租汽车公司将“份儿钱”降回到去年的水平。各出租汽车公司表示拥护和支持。

重庆市经委也表示,每天新增10万立方米CNG天然气,缓解“加气难”问题。

在新闻发布会上,重庆市市政府副秘书长崔坚向因此事而造成不便的市民表示了歉意,并表示,此次事件的发生,包括市交委在内的职能部门负有不可推卸得责任,目前市政府已经针对此次事件启动了行政问责制,将追究相关职能部门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杨孝明通过网络看到发布会消息时感叹,政府把原因归咎在“份子钱”后就浅尝即止,还是没有触动出租车行业的核心内幕。

罢运事件就此走入尾声,一名“天语”的士司机向记者道出个中插曲,她说,4日下午,公司召集所有承包者开会,在会上要求所有的士承包者必须出车,一天签到两次,补助300元。

“我不是为了这300元补助,”这名的士司机说,虽然规定的养老保险金还是没有影子,但“如果不跑起来,每天还要倒贴”。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经过陈家坪客运总站时,广场上已经停满了黄色的士,司机们在大声招揽着客人。雨水冲涮了街道,偶尔有辆没有车灯的出租车,从路上突兀地开过。

停运的士全面恢复营运

重庆市政府表示出租车起步价不会上涨

本报讯昨日下午5点,重庆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截至昨日上午8时,主城区停运出租车全部恢复运营,市政府副秘书长崔坚代表市政府就出租车停运向市民们致歉。崔坚称,市委市政府责令市交委做出检讨。崔坚并表示,出租车起步价不会因该事件而上涨。 (本文来源:华龙网 作者:龙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重庆出租车停运的背后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