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

文:翟羽佳

在不听话的东西中,领导的小弟弟可谓最中之最。

吕布好色,因为一个貂禅与自己的顶头上司董卓闹翻,搞得“父不父,子不子”“领导不像个领导,同志不像个同志”。因为一个女人,而吕布与董卓闹翻。等吕布自立为领导后,部下之妻妾只要稍有美色者,他总要搞来自己享乐一番。建安三年,曹操东征吕布,吕布部下纷纷反叛。吕布只得出城投降,因为是部下反叛造成的,所以,吕布很不服气,对曹操说:“我平素对部下不薄,没想到关键时刻他们竟然背叛了我。”曹操当场说:“卿背妻子,爱诸将之妻,何以为厚?”意思是说:你作为领导,背着老婆,搞部下的老婆,你算什么人?!

领导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的确是一大问题。

曹领导人家吕领导的小弟弟不听话,而自己的小弟弟听话情况又怎样呢?!曹操南征,张绣投降。张绣的婶母,年轻漂亮,被曹操看到,当晚便被搞来同床共枕。袁绍的儿媳长得漂亮,曹操父子都在想袁绍儿媳妇的好事,怎奈,儿子曹丕的腿脚利索。等老子赶到时,儿子已经是泡上了。

一向理性胜过人性的我们的武圣人关羽同志,听说秦宜禄的老婆很漂亮。战争就要打响了,关羽还一个劲地向组织要求,胜利之后请求上级批准自己同秦夫人结婚。一听秦夫人漂亮无比,曹操按耐不住,一面多给关羽钱财,一面把秦夫人留下自用。大将军何进的儿媳妇,也被曹操囊中之物。尽管如此,曹操每打完仗,便把战犯的家属搞来侍寝。

刚刚摆脱泥腿子的农民领袖张献忠就说:“生我者不淫,我生者不淫。”唐代诗人李白的诗句:“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用今人的话来讲:“大家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性一直是困扰温饱男人的大问题,对于领导干部更是如此,因为他们有着过剩的权利和金钱。管不住自己的老二,也就成了领导们的通病。

古代社会,有的部落成员结婚,首领享有绝对的初夜权。古代社会,征服者不仅瓜分被征服者的财富,而且占有被征服者的妻女。汉末,董卓派军队去阳城,路上正赶上二月庙会。于是,把赶会的妇女全部抢来分给了部队干部。董卓不仅抢劫民女,而且还公开淫乱宫人和公主。

古代皇帝妻妾成群,宫妃多达数千人,骚扰良家妇女现象也时有发生。玩红了眼皇帝领导,上自姑母、小妈、姨娘,下至姐妹、侄女、外甥女,一个不拉。就连极端禁淫主义(夫妻之间未经批准,也属淫乱)的太平天国,明文规定“大员妻不止,无职之人只娶一妻”。对于百姓来说“老婆只一个”,但领导除外。

民国时期,大官老爷尽管妻妾成群,但还可以嫖名妓,捧花旦。瘪三起家的山东最高领导张宗昌,以“兵多”“枪多”“老婆多”闻名于世。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时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也只能是普通的士兵和一般干部。新中国成立后的艰难岁月里,先是进城干部的换妻风,后是抗美援朝后文工团的陪领导跳舞制度。高干们调戏妇女,也依然是生活作风问题。至于领导绝对开放的今天,人性中的动物本能更是空前膨胀。

在我们中国文化里素来也不乏反对好色的成分,但很妙的是中国封建统治者没有一人不是好色之徒,三宫六院不说,象曹操一样爱江山更爱美人的领导在我们生活中俯首可拾。

而今,在我们组织原则上,一直强调领导政治上要过硬,情色也成了领导生活性情问题,所以我们的社会和组织对领导干部的情色问题一直抱相当宽容的态度,情色成了领导干部的“尊严”的一部分。

也正因为如此,在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包二奶,养情妇竟成了官场时尚。老翟诗曰:办公室里窗帘吊,领导搂着了秘书的腰,你说是工作,你说是需要。

一局长在办公室经常留下属的妻子过夜,碍于领导的势力,下属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天夜里,下属酒后睡不着,想到了妻子。来到办公室叫门。局长问:干啥?下属说:有事。领导说:有事,明天到会上解决。

大头不整,小头乱拱。小头作乱,引起民变。

南朝时期,宋王朝皇帝十八世刘骏,他叔叔刘义宣的几个女儿,如花似玉。刘骏趁她们入宫朝见,留下淫乱。为此,刘义宣反叛,打得民不聊生。宋王朝三世刘子业皇帝的姑母,美不可言,就是年龄大一点。有道是:老妞、干姜越嚼越香。刘子业还是把姑母弄到宫里淫乱。为了达到长期占有的目的,便毒死一个宫女,交还他的姑父。这位驸马爷不甘心绿帽子压头,搞起了反叛的大旗。

曹操因为给搞张绣的婶母,导致张绣反叛。大将典韦,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等人因此付出了生命。

明王朝皇帝朱由崧吃下奇药,一夜间曾淫死几个宫女同志。清军渡江,南明旦夕即亡,这个皇帝却下最高指示,要地方官捉青蛙为他研制春药。

人是自己欲望的奴隶,权力和金钱使人的这种奴性向兽性发展。更加柏杨说:“悲乎,当皇帝的家伙无一不是性的奴隶,在性的征服和奴役之下,没有理智,没有自尊,没有人性,没有道德”。

古人云:“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作为个人的私生活,本无可厚非,但对领导来说就不单纯是私生活的问题了。

法国政论家博洛尔在谈到腐败说:“正是追求女色,你才能解释领导们腐败的原因。领导们宁愿呆在饭店、旅馆的休息厅也不愿回到家里。在罗马,在共和国覆没前夕,同臭名昭著的女人保持着不正当性关系的政客们的人数相当可观。”国民党逃到台湾前,领导与不干净的女色的交易也是普遍的事情。就是在今天,领导干部的犯罪过程中,竟有90%以上腐败分子同一些不干净的女人保持着密切的性关系。

牛金博说:“从古到今,贪官与腐败都是官场中的永恒话题,贪官贪的不外乎两样东西——金钱与美人。爱江山更爱美人,成了如今有些官们做官后的追求。一个贪官的背后,必然有一位颇有姿色的女人,这就是我们称之为规律的东西。权钱色的结合为有钱无权有色无权者打开了方便之门,而官场就在这种肮脏的互惠互利中堕落、沦丧。”

翻开历史,"色"在人们的生活中,特别是在官员们的生活中仍然有着巨大的“市场”,一些官员整日沉湎于倚红畏翠、声色犬马、纵情色欲、嫖娼狎妓、寻花问柳的生活,甚或认为在当今社会中,婚外没"红颜知己"实在枉度此生,并美其名曰:红颜养眼,知己养心,小蜜养身。在情欲至上观念的支配下,在“红颜”、“知己”、“小蜜”、“淫女”们的“肉弹”攻击下,一些领导干部,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甘当老二的奴隶。

金首饰,人民币,伟哥带着避孕套,同女人的手提包一样,成为当今腐败干部的随身必带。民谣讲:喝不喝,先倒上;跳不跳,先抱上;洗不洗,先泡上;嫖不嫖,先套上。真是“性”势逼人,“性”事摧人。

中国古代曾有“女人祸水”、“女人误国”这么一说,当今也有人将一些官员的腐败归罪于女人之论,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冤枉了女人,因为根子还在玩弄女人的男人身上,就绝大多数情形而言,女人充其量不过“帮凶”的角色,而真正的原因是领导们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

但是,让领导的理性来约束非理性的性情,实在有点难为领导了。因为性情欲望就象一匹野马,真要犯起性子来,理性很难约束。因而,一个人除非理性力量特别强大,不然很难过美女关。

曹操送给关羽美女十人,关羽回绝了。曹操为了乱关羽和刘备的兄弟之情,故意把关羽同两位嫂子安排到一间房子里同住。关羽先生秉烛达旦,在户外站了一夜。所以,被称为圣人。

孔圣人因为在官场上吃过齐国性贿赂的亏,说出:“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的至理名言,所以也是万世师表。

但,他们毕竟是不可多得的圣人。如果我们把圣人的自律的标准,拿去约束凡夫俗子的情欲,实在是为难我们的干部。如果说社会发展到了领导干部都去自觉地不去以权谋“淫”,那才真的不叫社会了。

我老翟也讲:尽管我老翟眼里没有一个圣人,可是如果那位大领导敢说他能绝对地管住了自己的小弟弟,我老翟就在心中给他立圣人牌位。

文章上传日期:2001-8-25

By : 赶路的鸡蛋 @ 2008-07-13 10:13:37

以后想当领导的全都先做太监,然后才当领导!!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