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地震:中国十大半人半妖列传

前几天去影院看好莱坞电影《纳尼亚传奇2》,不错,因为里面的半人半马(人类)的纳尼亚公民让我一下子想到好多人,他们都是当代中国人里半人半妖的范本,说他们是人,因为他们确实是人,而且做法上也有某些方面的合理;说他们是妖,则因为其挑战公义为害公德的作用不容小视,兴风作浪之后,总是留下一团妖雾,阴霾浓重之下让人的能见度不足两米:

第一个,范美忠。

自称“全国最优秀语文教师”的范美忠在地震到来之时不去救护学生独自跑跑也就罢了,还要把这套做法作为标榜自己自由民主的招牌到处叨逼叨,光是范美忠自己一个人叨逼叨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引领着网络上那么多的所谓自由学者们随声支持,范美忠临危求生,固然是人性使然,但之后他的嚣张和那么多附和者的力挺则完全是一个时代的妖魔化心态在做祟。

第二个,《南都》、朱学勤之天谴论。

大地震是天谴,这个理论的发明者好像不是上海大学的朱学勤,但把它移植到这次死了9万同胞的汶川大地震上则全拜朱学勤的功力。《南方都市报》和他大震发生之后一边悲天悯人地为生民动容,一边又做苦思科为“天谴”思辩,欲言不言支支吾吾,一副标准的知识分子酸相,经过网上一轮轮的谴责,朱终于闭嘴。

第三个,韩寒。

韩寒在地震来临之际还以声称向某机构捐助零元人民币作秀,之后倒是赴灾区救难,不想去几日回来,生死大难不但没有陶冶他的胸怀,反倒给了这小子以此要挟大众的资本,这不一个美国老娘们儿因为一句不着四六的报应说法(她自己倒歉过了)被中国网友攻击,韩寒就立马站在这个老娘们一面,以示自己与其他中国人多么不同,连一直跟在他后面的所有媒体也被韩寒连带骂了,其实呢,这个年过五旬的好莱坞女人不过是借一句“报应”炒作自己,所以,其实韩寒越是将国内的持不同见解者骂得越狠,他自己在被他“保护”的人眼里越是傻逼。

第四个,王石。

没办法,虽然王石和他的万科抱着一百二十万分的不满最后还是捐出了上亿人民币,但他曾强令手下人为汶川捐款最多不许过10元的过去最终却大大打击了王石自己,在互联网他的新名字是王10,王石前前后后所犯的错误都在于他当过大众英雄上瘾,又想继续上位,对企业持续捐助能力的思考,不能说王石就是错的,但此时此刻用思辩的方式解决震灾最前线最救命的问题,只能证明王石只能做个小众思想家。

第五个,脏口辽宁妹。

地震发生没几日,就有一个来自辽宁的东北女孩对灾区人民和抗震救灾这件事进行污辱和丑化,嚣张之极,愚蠢透顶。后来网友通过人肉搜索的方式终于找到了她的姓甚名谁,同时,当地警方更把这个因为无知无畏所以一脑子屎汤的泼女收治。这是一个当代人类的某部分越来越妖化变异的典型案例,在她身上那种善良的原始人性基本没有的,如果某一天她学会洞穴生活,一定是个可以吃人肉喝人血的白骨精。

第六个,逼捐说。

我曾在大地震刚过时写过一个篇《你为什么必须/至少为震区捐出一分钱》的博文,不想,我只是说捐一分钱,最后也被说成“逼捐”,可见许多人自我到一分钱都不想捐的地步。这是种形而上至非人类的思维方式,一边是生灵涂炭的同胞,另一边仍有人在算计如何逃避悲悯的责任,而且还要为那些急难救助者扣个“逼”的罪名,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里并没有说出多少钱或多少力,为什么这句话让人听了顺耳呢?因为这是人话,而把这样的人话解释成“逼”当然就不是人话,就是妖话。

第七个,普世价值至上。

普世价值有没有,理论上当然是有;好不好,原则上当然也是好。但正像没有任何放之四海皆准所以它也不是放之四海皆准,它更不是时时用着都灵验的万能法宝――因为抗震救灾在中国的传统价值里完全有最崇高最合理最有效的解释,因为在全世界还有上万颗核弹一触即发的时候,普世这个东西本身就是虚无的,而现在灾区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援助,我们需要做的是实实在在的爱心。而且,中国学者里讲普世价值的人现在差不多都被当成美国鹦鹉看待(虽然他们并非真的如此),而鹦鹉们真正有用的也就是它那张嘴,鹦鹉说人话时如看到有人为它们鼓掌,可能也会真以为自己是个演讲家。

第八个,余秋雨。

余秋雨,一个已经在传统文化意义上很有标杆价值的经典文人,但是次一篇劝告灾区上访家长不要上访的博客暴露了他骨子里的虚弱,也有知识和表达能力的不更新,你讲道理就道理,别动不动就哭天抹泪,这样的作用可能是负向的,更有失名义的“大师”的风范。余先生的妖,在于故作深情自己感动自己,充满了文人自恋的味道。

第九个,王兆山和《齐鲁晚报》。

王兆山在《齐鲁晚报》上发了一首词,词牌是“钗头凤”,有以下内容: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首诗明明是抒发受灾人民被救之后的感激,但它“妖”之有三:第一,诗歌水平太差,诗词都要讲意境,而我读它,不但味同嚼蜡,还有几分阴森恐惧,好瘆的慌;第二,《齐鲁晚报》能刊发这样水平的诗作,可见该报编辑和总编辑们的水平也不怎么样,真为平面媒体的命运担心;第三,把歌动颂德变成阿谀谄媚,党疼国爱――这真是残和贱到骨头里的一句。他的“妖”字是“人妖”的“妖”,在一个只有真情才能勾起同感的时代,这样的矫情之作,只能让人作呕。

第十个,魏晨。

一个凭选秀成名的小白脸,在5月19日的布达拉宫广场,在半落的五星红旗下拍搞怪照片――这样的SB明星被骂成如何的SB都不为过的,事后魏晨还利用私媒体博客出来倒歉,并没有让人觉得他的真诚反倒让人觉得他还在利用这件事在炒作,近期我看到该艺人的母公司想把魏晨高价出售,出售显然是应该的,因为魏晨已经没什么演艺价值了,但想卖个高价的想法显然是痴心妄想,一个半人半妖的东西谁还想沾呢?

历史上的今天
6月
16
    哇哦~~~,历史上的今天没发表过文章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大地震:中国十大半人半妖列传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1. #1
    hell
    hell14年前 (2008-10-07)回复
  2. #2
    hell
    hell14年前 (2008-10-07)回复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