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辽宁:每个市都有一个黑社会

对不起,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不是我说的,是辽宁省公安厅权威发布的。

原新闻如下:“在奥运会召开前,全省各市公安机关必须打掉一个以上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各县(市)、区公安机关必须打掉五个以上恶势力犯罪团伙。”辽宁省公安厅在近日召开的全省“打黑办”主任会议上,与各市签订了这一“警令状”。

那么,问题如下:

1、辽宁到底有多少黑社会?——既然辽宁要求各市年内打掉“一个以上”的黑帮,那是否可以理解为:现在,辽宁各市“至少”存在一个黑帮?否则,这样的硬性任务不可能完成。

2、要是没有,是不是硬是凑一个出来?——如果有些地方的社会治安管理有方,公安部门兢兢业业,警民同心协力,“黑社会组织”总被抑止在萌芽状态,不曾有机会形成恶霸势力,那么现在一定要“年内至少打掉一个黑社会组织”,会否造成冤假错案?

3、如果已经掌握实际情况,何以非要等到奥运会前才动手?——在奥运会结束之后,已经“至少被打掉”的那“一个”之外的黑恶组织,警方还会有继续打击的动力和积极性吗?公众获取一个良好的公共治安环境的愿望,又将何依何附?

当然,问题还有很多,请诸位一一提出来……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1、运动式行政执法——运动式行政执法在我国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整个20世纪,我国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是通过运动的方式来解决,由此带来的恶果就是:社会形成了浓厚的运动情结,将问题的解决寄希望于通过运动的方式,以至于行政机关至今仍然对运动式行政执法抱有很大的热情。需要明确的是,我国行政执法体制的弊端和地方保护主义的存在为运动式行政执法的存在创造了滋生的环境。

2、工具主义执法——以前,人们常提到“法律工具主义”、“税收工具主义”之类,实际上,包括“打黑”在内的一切公共执法行为皆有工具主义化的可能。一旦执法行为亦成为执法者自由操纵的某种工具,而不是法定的职责和义务,那么就必然会出现任意的裁剪或者取舍,表现出来的执法行为或许仍具有十足的观赏性,但实际已经偏离了法律意义上的执法目的,而仅仅成为向上可以邀赏、向下可以交差的工具。

3、评价机制的缺陷——潜在的原因也许就在于,量化的“指标”不仅于治安有“治标”之功,于某些领导而言还能最直观地体现政绩。看来,只要我们的治安评估、官员任免等,还存在着“唯上不唯民”的弊端,就很难保证官员们把对民意口碑的追求,置于上司的嘉许之上。在官员的升迁,治安状况的评估上,也应引入公众评价机制,让官员在制度上不得不重视民意,尊重民意。

姑且说这么多,还有什么原因,同样有请诸位一起来说。

历史上的今天
6月
16
    哇哦~~~,历史上的今天没发表过文章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辽宁:每个市都有一个黑社会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