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震前或已有征兆

http://news.sina.com.cn/c/2008-05-13/152915530214.shtml 2008年05月13日15:29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马晖 王世玲 叶建国 王露

  14点35分,北京长安街秀水街附近某大厦七层。

  “大楼在晃。”孙先生在坐位上嚷起来。瞬间,这种眩晕感传染给办公室里的所有的人。

  “地震了”——有人叫了一声。

  的确,地震来了。

  据中国国家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5月12日14时28分,在四川汶川县(北纬31度,东经103.4度)发生的地震震级为7.8级。此后不久,北京通州区也发生了3.9级地震,震感波及中国很多地方,重庆、山西、陕西、湖北、北京等地都有震感。

  国家机器立即对灾害做出反应,四川汶川发生地震后,胡锦涛总书记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尽快抢救伤员,保证灾区人民生命安全。温家宝总理正赶赴灾区指导救灾工作。各个相关部委启动了一系列的应急措施。

  根据国家减灾委员会办公室当日19时发布的消息,截至5月12日18时,地震已造成四川、甘肃、重庆、云南107人死亡,34人受伤。

  震级7.8

  此次四川汶川地震,震级确定,历经一番反复。

  最初,媒体披露的震级是7.6级。地震发生不久,新华社主办的新华网以快讯形式播发一条信息:

  北京5月12日电 据中国国家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在四川汶川县(北纬31.0度,东经103.4度)发生7.6级地震。

  此后不久,新华网又发布了最新信息,将地震级别调高至7.8级。

  “目前初步判断,四川这次地震应该是一次浅源地震,要不然不会出来这么大的一个能量的释放。”中国工程院院士许绍燮表示。

  作为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许绍燮曾任中国地震学会副理事长,国际地震灾害与预报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地震与地球内部物理协会执行局委员等职,专攻地震事件的监测、判别。

  在许绍燮印象中,这次地震震级还是比较大的,“除了唐山大地震之外,我记忆中比较强的还有2001年11月14日发生在青海、四川省交界的唐古拉山口的大地震,那次达到了8.1级”。

  这次发生地震的四川省,位于喜马拉雅-地中海地震带上,从地质构造上看,属理论上的地震高发地带。此次发生地震的汶川县位于1976年大地震的松潘地震带上,松潘地区处于龙门山北东向构造带、西秦岭东西向构造带和岷山南北向构造带的汇合部位,地势构造复杂。

  松潘地震带属于构造地震,由于地球不停地运动变化,从而内部产生巨大地应力作用在地壳上。在地应力长期缓慢的作用下,造成地壳的岩层发生弯曲变形,当地应力超过岩石本身能承受的强度时便会使岩层断裂错动,其巨大的能量突然释放,形成构造地震。

  而据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介绍,此次地震强度大,波及面广,包括宁夏、青海、甘肃、河南、山西、陕西、山东、云南、湖南、湖北、上海、重庆等省市在内均有震感。

  “这次之所以各地都有所感觉,是因为这次地震的震级比较大,周期比较长,衰减比较慢,所以地震的波动走得比较远。”许绍燮表示,“而大家感觉比较强,应该是跟在高楼里工作有关系。”

  四川发生地震不久,北京通州亦发生低级别地震。

  据国家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35分,在北京通州区(北纬39.8度,东经116.8度)发生3.9级地震。

  此次北京地震与汶川地震相隔不过7分钟,两者之间是否有因果联系?

  “现在还不能确定,很难说。两者之间或许有一定的关系,但不一定是决定性的因素,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与分析。”许绍燮称。

  而对于汶川地震之后是否还会发生余震,地震专家表示“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

  其实,在汶川7.8级地震之后,已经有一系列余震发生。

  据北京地震局应急局长胡平介绍,地壳的运动会释放大量的能量,7级以上的地震会带来极大的破坏力。地震岩石圈的振动,是不断运动着的地球板块积累和释放能量的一种方式。一次强烈地震过后往往伴随着一系列较小的余震,也有的地震是双震。本次四川汶川县的地震在强烈地震后就伴有几次余震。

  “余震应该会有一些,因为这次毕竟震级是7.8级,可能会在随后几天发生,震级在5—7级都有可能。当地应该考虑到余震的问题,做好准备。”许绍燮表示。
震前或已有征兆

  其实,地震前,四川一些地区已有一些征兆,但只是为当地有关部门所忽视。

  5月10日,《华西都市报》曾以“数十万只蟾蜍跳上岸 寻找新的‘家’”为题,进行了报道:

  日前,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出现了大规模的蟾蜍迁徙,数十万只大小蟾蜍浩浩荡荡地在一制药厂附近的公路上行走,很多被过往车辆压死,被行人踩死。

  “密密麻麻的蟾蜍布满了村道,蟾蜍聚集面积大约有二十亩,分布在制药厂周围农民的菜园、空地里。”

  大量出现的蟾蜍,使当地村民认为会有不好的兆头出现,是“天灾的预兆”。绵竹市林业局接到报告后,赶到了事发当地。据该局负责人解释,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蟾蜍,与这里的地势有关,这里处于农田的低洼地段,很适合蟾蜍生存,现在正是蟾蜍繁殖季节,连续两天的降雨加上排水沟水温略高,非常适合蟾蜍产卵和孵化。

  据此,该局得出结论,这种大规模的蟾蜍迁移其实“是一件好事情”,说明绵竹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

  而据地震专家介绍,强地震发生之前,岩体在地应力作用下,在应力应变逐渐积累、加强的过程中,会引起震源及附近物质发生物理、化学、生物、和气象等一系列异常变化,这些征兆被称作“地震前兆”。

  “地震前兆”包含很多,比如地下水异常、生物异常、地声异常、地光异常、电磁异常、气象异常等。

  其中,由于许多动物具有比较灵敏的器官感觉,可以比人类提前感知一些灾害的发生,因此,民间曾有谚语来概括:

  震前动物有预兆,群测群防很重要。

  牛羊骡马不进厩,猪不吃食狗乱咬。

  鸭不下水岸上闹,鸡飞上树高声叫。

  冰天雪地蛇出洞,大鼠叼着小鼠跑。

  兔子竖耳蹦又撞,鱼跃水面惶惶跳。

  蜜蜂群迁闹轰轰,鸽子惊飞不回巢。

  家家户户都观察,发现异常快报告。

  “各地的地震预报部门,应该重视这些征兆。”该地震专家表示。

  许绍燮院士则认为,过去经常有这种报道,从目前科学发展的程度来说,不能“完全确定”这样的征兆与地震之间有直接的联系。

  “我们专业人员也有做这个工作的,比如中科院生物所的研究人员就曾经从事过相关的研究,但是研究结论距实际应用还有相当的距离。因为地震的原因很复杂,有很多规律还不能为我们所知道。”许绍燮称。

  而不久前,四川省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的一起地震误传事件,今日审视,或许还可再做一番检讨。

  5月9日,四川省政府网站上挂出一则消息。据该消息显示,5月3日晚8时,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接到群众咨询电话,求证“马尔康县梭磨乡马塘村将要发生大地震,村干部劝村民搬到户外居住”的传言是否属实。

  接到咨询电话后,阿坝州防震减灾局立即要求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采取措施,查找谣传来源,进行辟谣,做好宣传解释工作,“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

  接到情况通报后,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立即联系事发地梭磨乡人民政府,通报相关情况。乡人民政府迅速着手查找谣传来源,经查,此次谣传的发生是由于马尔康县在传达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村干部将“地质灾害”误听为“地震灾害”而造成。

  在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及时进行情况说明和乡、村干部的主动解释下,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绪,当地生产生活秩序快速恢复了正常。

  该消息注明来源为“省地震局”。

  阿坝州以及绵竹市都位于四川西北部,临近此次地震发生地汶川县。

  应急响应

  地震发生之后,包括国家地震局、民政部、卫生部等相关部委都迅速行动起来,投入到救灾工作当中。

  16点26分,本报记者邮箱中接收到国家民政部发来的“灾情与救灾工作通报”。

  在这份编号为“第52期”的通报中,除引述国家地震台网对于地震震中、震级等的描述之外,还透露了国家减灾委已“紧急启动国家二级救灾应急响应”的重要信息。

  记者在收到此份报道之后,第一时间联系民政部救灾救济司。

  该司作为民政部专门负责救灾工组的部门,承担了组织、协调救灾工作,统一发布灾情,管理、分配中央救灾款物并监督检查使用情况等的重要工作,属于应对突发灾难时的“前线部门”。

  在拨打过程中,该司备灾处的电话长期处于占线状态。电话在接通之后,声音很嘈杂,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语气急促:

  “你们接到的是我们哪一份灾情和救灾工作报告?”

  “52期”。

  “对,那个是最新的。我们未来24小时内将不断更新救灾报告,请你们及时接收。”

  而据备灾处处长高玉成的介绍,此次启动二级救灾应急响应,根据《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有关规定而做出的,“仅次于一级的应急响应”。

  按照相关规定,启动二级救灾应急响应,就意味着包括人员、资金、物资等在内的一系列救灾措施开始启动。

  “毕竟这次地震震级达到了7.8级,我们民政部部长李学举已经与总理会合,准备乘专机飞赴灾区了。” 高玉成称。

  同时,民政部组成的救灾工作组也将于12日晚赶赴四川灾区,协助指导抗震救灾工作。

  救灾物资的拨付工作也在迅疾展开。

  下午16时,也就是在四川汶川地震发生一个半小时后,民政部已从西安中央救灾物资储备库紧急调拨5000顶救灾帐篷支援四川灾区。

  地震发生之后,由于汶川通讯全部中断,当地灾情还在进一步了解核实中。

  “5000顶只是暂时拨过去的,这个数字是我们根据地方同志汇报后测算救灾需要而定的,后续是否还要再拨付,要视灾区具体灾情而定。” 高玉成表示。

  西安并非是距离四川省汶川县最近的中央级救灾储备库,按照民政部的资料显示,成都市亦是目前我国13个中央级救灾物资储备库所在地之一。

  对此,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王振耀对记者表示,成都的救灾物资储备库比较小,而在发生地震的情况下,肯定要有大量的人口需要转移。所以,紧急从西安调配帐篷支援。

  而据减灾中心副主任方志勇告诉记者,因为目前地震导致通讯中断,所以现在对灾区的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需要等国家减灾委的救灾工作组过去以后才可能对当地的情况进行沟通。

  “而从西安调去的5000顶帐篷,因为通讯中断等原因,西安方面是通过什么方式运过去的,还不知道。”方志勇表示。

  17点,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介绍,中国地震局已启动一级预案,一支180人的救援队伍已经集结,准备开往灾区投入救援。

  据地震局系统内部人士介绍,救援队伍是由专业人员构成,承担地震现场的生命搜索和常规救援方法无法完成的特殊遇险人员救助、现场被营救人员的医疗救护。属于现场工作队的一部分。

  按以往震后的相关经验,震后,地震应急人员对震损建筑物能否进入、能否破拆进行危险评估;探测泄漏危险品的种类、数量、泄漏范围、浓度,评估泄漏的危害性,采取处置措施;监视余震、火灾、爆炸、放射性污染、滑坡崩塌等次生灾害、损毁高大构筑物继续坍塌的威胁和因破拆建筑物而诱发的坍塌危险,及时向救援人员发出警告,采取防范措施。

  同时派赴现场的工作队还会有地震专家进行地震评估和分析,及时作出地震的震后报告。

  卫生部办公厅有关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得到通知,灾害地区如四川省卫生厅已经组织了相关医疗救助队赶赴现场,查看情况,参与伤患救助和治疗。

  “如果地方省里要求国家层面的医疗救助,我们会立即安排国家专家组下去救助和治疗。”该人士表示。

  鉴于地震等属于“公共事件”,不属于“公共卫生事件”,因此,卫生部要等待国家层面整体公共事件预案启动。但目前卫生部正在密切关注此事,同时,也积极准备组建国家医疗专家队,等待国家层面整体公共事件预案启动,和整体救治工作安排,分预案等级派驻不同规模的医疗援助专家组。

  “同时,也要注意次生灾害发生。”该人士表示,如果地震灾害严重,就要防范受灾地区重大疫情和重大突发公共事件发生。

  对此,公共卫生专家建议,地震等灾害后,对于卫生领域,要积极开展预防性投药、水源消毒、传染病监测、食品卫生监督、医疗救治等救灾防病工作。

  而据来自卫生部的最新消息显示,四川卫生厅已经安排了12个医疗队赶赴汶县。卫生部已经安排国家疾控中心和周边地方省卫生厅组织相应的医疗救助队待命。

  截至截稿时,新华网成都电,从四川省地震局了解到,截至17时28分,发生313次余震(不包括第一次地震),最大震级6级。

  (特约记者黄燃对此文亦有贡献)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震前或已有征兆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