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人民币困局:对外大幅升值,对内不断贬值

潘颖/以人民币升值来抑制国内物价上涨的势头,已被证明作用有限。有专家学者呼吁中国应把汇率政策调整作为重点,按照一揽子货币情况稳定汇率,控制升值势头,给市场一个相对稳定的汇率信号,而不是按照市场想象的空间和幅度来调整汇率。中国绝对不能动摇维持独立货币政策的思想。
一边是大幅对外升值,一边是对内不断贬值,人民币在升值与通胀的夹道上显得有些尴尬。特别是今年以来,人民币升值速度明显加快,不仅兑美元比价难以阻挡地迈入“6”时代,就连兑欧元的比价也一改往日贬值之势,於4月份内升值1%。同时,中国通货膨胀的势头也超越了去年专家学者的估计,一季度同比涨了8%。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彭志龙4月25日在北京大学一个内部研讨会上还说,通胀预期已基本形成,CPI短期内没有下降迹象,整个经济已有过热的嫌疑。

人民币升值和通胀双双高飞的事实,击碎了此前很多人抱有的一种信念。这种信念认为,人民币对外升值可以帮助遏制国内通胀(即对内贬值),或者反之,通胀也可以减轻人民币升值压力。总之,通胀和升值坐在一个跷跷板的两头,二者你升我降,人们可以“两害相权取其轻”。甚至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都说,人民币适当升值或升得稍微快点,有助於抑制中国通货膨胀,只是抑制通货膨胀不会成为汇率机制改革或者市场汇率浮动变化的主要原因罢了。

但人民币如今同时站在了升值和通胀的快车道上,升值究竟是不是遏制通胀的助力器呢?

通货膨胀之谜

主张用人民币对外升值来遏制国内通货膨胀的共同理由是,人民币升值可以有效抑制中国对外贸易顺差,减少资金流入量,中国进口的大宗商品价格也会因升值而降低,帮助平抑国内物价。在他们看来,中国此轮通胀很大程度上与贸易和资本项下的“双顺差”,或者与中国大量进口国际上涨价的原材料有关。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余永定就曾在去年11月份对媒体表示:2005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10%左右,但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的升值十分微小,人民币兑欧元不但没有升值反而贬值。中国的外汇储备仍在直线上升,中国的货币供应增长速度超过18%。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通货膨胀又有什麽奇怪的呢?双顺差加汇率稳定必然最终导致通货膨胀的出现。这是一个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但一些新的研究认为,中国此轮涨价的原因并非主要集中於外部因素上。北京大学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4月25日发布的《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08)?经济结构与可持续发展》认为,食品价格以及水、电、燃料和服务项目价格上涨是本轮CPI上涨的主要动力,其中食品价格,特别是猪肉价格上涨较多最为关键。根据CPI指标的构成看,去年食品价格对价格总水平上涨的贡献率高达84.6%,仅猪肉涨价一项就带动CPI上升1.5个百分比。除此之外,工业生产快速增长、投资需求过快增长等其他因素也是导致涨价的原因,其中与人民币汇率关系最密切的国际市场物价尤其是初级产品价格上涨因素仅是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同日,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在新浪网的长安讲坛上明确说,本轮通胀是成本上涨引起,而成本提高的主要源头在於国内劳动力成本、资源能源价格、以及环境保护成本的提高。他认为,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企业创造了很高的会计账目上的利润,这种高利润其实一直充满水分,导致企业利润掺水的原因就是国内劳动力、资源能源和环境成本三者,一直在许多不合理制度的压抑下没有表现出来,随着国家提高工人工资待遇和劳动保障力度,提高企业使用资源能源的价格,以及企业排污成本的加大,“这个水分肯定是会被挤出去的。”

这就是说,如果通胀的主导因素不在国外,那麽人民币升值对抑制通胀的作用会很有限。

通缩危险阻碍升值

许善达还表示,近几个月以来,国外和国内的一些经济基本情况较去年年底时已发生了变化,很多去年定调的判断已不再适用。他说:一季度外贸顺差减少了,投资率下降了,很多原因使经济开始降温,经济由“偏热”发展成“过热”的可能性降低了。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在北京大学座谈时也表示,投资增幅减缓、出口增速减慢等因素可能会使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有所放缓。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伟则乾脆说:“中国的经济增长中既有通胀的压力,也存在通缩的威胁;既要治理通胀,也要考虑解决就业和改善民生所必需的经济增长”。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资料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GDP为61,49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0.6%,增幅回落1.1个百分点。彭志龙说:“实体经济回落将成为今年宏观经济最为明显的表现之一。”他分析,在美国次贷危机的带动下,全球经济降温,外需明显下降,加上国家实施从紧的宏观调控政策,诸多因素共同作用下,今年实体经济回落是必然的。另据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测算,预计第二季度中国GDP会较一季度回落0.8个百分点。天则认为,次贷危机的影响还在继续,外部需求下降已成事实,经济增长滑落的风险大於回头向上的可能。

以北大教授的学者身份接受采访的国家统计局核算司处长施发启说,考虑到出口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等因素,中国可能出现产品过剩情况,因此仍要保持一定的出口速度,汇率调整不能太快。

人民币汇率需要稳定

前述北大研究报告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升降对中国来说是一个两难问题。一方面,从购买力和近10年的年均通货膨胀率看,人民币似乎处於一种“低估”状态,而且随着经济的不断增长,汇率水平提高有利於中国出口企业向技术和资金密集型产业转移。但另一方面,汇率提高可能对中国的就业造成较大影响,进而加大通缩风险。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有关测算,每出口1亿元的工业品可为1.2万人提供就业机会。因此执笔报告的北大学者认为,实行人民币稳定汇率的政策,是符合中国经济增长需要的。虽然人民币有升值的客观基础,但从宏观调控上来说,还应该考虑中国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本身的要求。报告说:“稳定汇率并不等於固定汇率,现在升值也不意味着未来不可以重新贬值。”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4月末在一财经论坛上对此问题的观点表达得更为明确,他说,人民币升值短期内对抑制物价上涨作用有限,中国应把汇率政策调整作为重点,按照一揽子货币情况稳定汇率,控制升值势头,给市场一个相对稳定的汇率信号,而不是按照市场想象的空间和幅度来调整汇率,中国绝对不能动摇维持独立货币政策的思想,管绝对比不管好。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人民币困局:对外大幅升值,对内不断贬值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