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追查

胶济铁路发生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 已造成70人死亡。4月28号凌晨,胶济铁路发生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截止到目前,已有70人死亡,416人受伤。抢救伤员和事故调查工作正在有序紧张进行。
据初步了解,28号凌晨4点48分,北京至青岛的T195次列车下行到胶济线周村至王村区间时,客车尾部第9到第17节车厢脱轨,与上行的烟台到徐州的5034次客车相撞,致使5034次客车的机车和5节车厢脱轨,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后,铁道部、山东省、济南军区等各有关方面负责人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及时组织救援工作。到发稿时为止,已死亡70人,伤416人,其中有4名法国旅客受伤。据初步调查显示,这是一起责任事故,基本可以排除外部恐怖袭击的可能。据了解,胶济线周村至王村区间限速为每小时80公里。北京至青岛的T195次下行通过时达到每小时131公里。
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追查
新华网山东周村4月28日电(“新华视点”记者)4月28日,百年胶济铁路发生的一场悲剧,牵动了从中央领导到无数百姓的心。截至28日19时20分记者发稿时,这场灾难已夺去70人的生命。
灾难,在睡梦中袭来
28日凌晨4时48分,北京至青岛的T195次下行到胶济线周村至王村区间时,客车尾部第9节至第17节车厢脱轨,与上行的烟台至徐州的5034次旅客列车相撞,致使机车和五节车厢脱轨,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到晚间发稿时为止,已死亡70人,伤416人。其中有4名法国旅客受伤。
记者在现场看到,从北京至青岛的T195次列车有8节车厢倾覆到铁路一旁。与其发生碰撞的5034次从烟台至徐州的火车,至少有4节车厢脱轨。
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追查
4月28日,胶济铁路发生一起客车脱线相撞重大事故。事故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分别作出重要批示,并指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立即赶赴现场,指导救援善后工作。这是张德江(前右二)在事故现场指导救援工作。新华社记者 范长国 摄
淄博中心医院副主任医师徐东谭14时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从早6时就来到现场,负责将伤员分派到各家医院。已有110多名伤员经他的手被分派往多家医院救治。他说,伤员多是面部受伤、受撞击骨折等。
据初步调查显示,这是一起人为责任事故。铁道部已作出决定,免除济南铁路局党政主要负责人的职务,接受审查,听候处理。
据了解,胶济线周村至王村区间限速为每小时80公里。北京至青岛的T195次下行通过时达到每小时131公里。事故详细原因正在调查中。
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追查
4月28日4时41分,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旅客列车运行至山东省境内胶济铁路周村至王村间脱线,与烟台至徐州的5034次客车相撞,伤亡人数和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这是事故现场(4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范长国 摄
“只盼着赶快回家”
几位事故亲历者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惊魂一刻”。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对受轻伤的母女,母亲姓于。她告诉记者,她乘坐的是5034次列车,在2号车厢。火车出事时,她感觉火车明显一震,车停了一会后又开始行进,接着就翻了。她和女儿从车厢被撞裂的口子中钻出来。她说,她所在的车厢没有人死亡。救援人员给她们提供了面包、矿泉水等食品。她说:“现在只盼着赶快回家!”  
23岁的王晓雨是一名欲前往青岛找工作的大学生,事发时在T195次列车7号硬座车厢。他回忆说,事故发生时天刚微微亮,车厢里大多数人都还在睡觉。突然火车有晃动,桌上的水瓶倒了,车厢先向左倾斜,然后又向右倾斜,倾斜角度都很大,左右晃了两三次后,大半节车厢停电了,随后车也停了下来。
王晓雨说,一开始大家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是临时停车。过了十几分钟后,列车乘务员前来解释说出了事故,请男乘客下车参与救援。他和车厢里年轻一些的男乘客都下了车,发现后面的一些车厢滑下五六米高的路基,侧翻在地。在乘务员的组织下,他和一些乘客在17号车厢救人。当时这节车厢侧翻在地,车厢内的物品一片狼藉,但救援工作秩序很好。他们进行了分工,砸碎车窗玻璃,有人钻进车厢,有人在外接应。几十分钟后,正式的救援人员到达。
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追查
4月28日,救援人员在事故现场救援。新华社记者 范长国 摄
紧急大救援
胶济铁路发生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抢救伤员,妥善处理善后事宜,查明事故原因,尽快恢复铁路正常运输秩序。
受党中央、国务院委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28日上午紧急赶赴事故现场指导救援和善后工作,并到医院看望慰问伤员。
记者在现场看到,铁路、解放军、武警、公安、消防、医护等救援人员各司其职,紧张忙碌。一批批救援人员从倾覆的车厢中认真搜寻乘客。一旦搜到受伤人员,便立即用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
据介绍,事故发生后,济南铁路局发布紧急救援命令,出动救援。山东省委、省政府接报后,省委书记姜异康、省长姜大明立即作出批示,要求地方政府全力协助组织救援。山东省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力量进行救援。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赶赴现场。淄博市启动了34家救助站,130辆次救护车,在现场救治的医疗专家、医护人员有700多人,共有19家医院收治伤员400多人。山东省组织起1200多名武警、公安和当地干部群众进行救助和秩序维护;调集500多名特种技术人员抢救伤员。滞留旅客得到及时疏散,妥善安置。
记者看到,28日中午过后,两辆吊车开始清理铁轨上破碎的车厢残骸和被破坏的枕木。坡下几架推土机将部分断裂车厢推离现场。一些武警战士将遗留在列车上的一件件旅客行李搬到货车上。
15时40分左右,随着横阻在胶济铁路上的破损火车车体被推下铁路路基,被阻10多个小时的胶济铁路抢修工作加速进行。
两辆铲车正沿着路基挖掘砂石,先将铁路上的列车碎片清理出路基,并顺势开始平整路基。在路基两侧,上千名铁路工人手持铁锨、镐头等工具,忙着清理路基上的碎片、碎石等杂物,同时很多工人开始每两个人一组,扛起厚重的枕木,从铁路的东面开始向中间铺设枕木。
在铁路线的南侧道路上,钢轨、枕木、钢管等抢修物资正通过汽车源源不断地运到抢险现场。在铁路南侧的空地上,五六节撞毁的列车车厢横躺在地面上,车窗上的玻璃已破碎不全。几台大马力的推土机正利用钢索,把车厢慢慢拖离抢险现场,为铁路抢修腾出更多的空间。
在铁路两侧,电力工人正在忙着给两侧电线杆上安装应急电灯,以便为即将到来的夜晚抢修提前做好准备。
截至记者发稿时,现场抢修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4·28铁路特大交通安全事故追查
山东淄博王村镇和尚村与事故现场隔着一片麦子地。胶济铁路在村子的东北面有一个接近90度的转弯,从转弯处往西,中铁二十局正在施工建设的胶济客运专线大尚特大双线立交桥正在进行桥墩建设。

事故就发生在拐弯处。

新华社报道说,28日凌晨4时41分,由北京开往青岛四方的T195次客车通过胶济铁路王村站后,在K289+610处客车车尾前10-17位突然发生脱线、颠覆,而此时一列由烟台开往徐州的5034次客车在汇车时与脱线、颠覆车辆相撞,5034次客车机后1-3位及机车脱线、颠覆。截至发稿,据新华社消息,胶济铁路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死亡人数增至70人,受伤人数升至416人,其中有4名法国乘客受伤。

据新华社报道,4·28胶济铁路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原因初步查明为人为责任事故,经现场排查,完全排除恐怖袭击或治安事件。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党委书记柴铁民已被铁道部免职审查。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耿志修、铁道部总工会副主席徐长安分别担任济南铁路局局长和党委书记。

事故发生后,据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胶济铁路火车相撞相继作出重要批示。铁道部迅速启动紧急预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亲临现场指挥。事故现场目前正全力抢修受损铁路。铁道部表示,力争29日上午8时胶济铁路恢复通车。

4月28日胶济线实行新列车时刻表

今年22岁的刘旋是这个T195次客车12号车厢的乘务员,她值乘的车厢是列车的硬卧车厢,有一名乘客需要在淄博站下车。列车正点到淄博的时间应该是4点19分,当时已晚点,刘旋记得看表时已为4点32分。随后,撞车就发生了。

“列车一开始晃了两下,然后翻了四圈才停下来。”乘客北京万东高星电子产品有限公司的肖彬说。

持T195次旅客列车卧铺中铺票,于4月27日晚22:50在北京站上车的乘客邢云(化名),在28日凌晨4点多钟惊醒,他发现火车突然开始左摆,慢慢倾斜,火车又很快右摆,往右边剧烈倾斜。他回忆说,感觉自己被剧烈来回撞击了几下,黑暗中,整个过程也就是十几秒钟时间。他当时看过表,大约4点50分。又过了1个小时左右,救援的武警发现了他,获救后,他才发现火车是滚到一个小山坡下边。

发生火车相撞的胶济铁路,全长384公里,是连接济南、青岛两大城市,横贯山东的运输大动脉,也是青岛、烟台等港口的重要通道,长期以来客货混跑,非常繁忙。

据新华网报道,4月28日起,也就是事故发生当日,胶济线实行新的列车时刻表,青岛开往北京、上海、济南的动车组列车发车时间较之前普遍提前10分钟到30分钟,整体运行时间延长约一刻钟。部分空调车和慢车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青岛发往北京的D54、D56、D58次动车发车时间均提前12分钟,而到站时间则没有明显变动,运行时间相应延长约一刻钟。北京返回青岛的动车发车时间提前从11分钟到24分钟不等。四方发往上海的动车也提前12分钟发车,返程发车时间不变,到站时间则晚了12分钟。

T195当时车速达131公里/小时

济南铁路局工作人员表示,发生脱轨事故的T195特快列车最高行车速度为160公里/小时,而通常的行车速度为120-130公里/小时。但因为行车路段实行限速,则速度通常会限制在100-120公里/小时。

4月28日下午6时,山东省委宣传部和济南铁路局党委宣传部联合召开的新闻会上,山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姜铁军称,出事火车T195实际车速达131公里/小时,已经超速。

胶济线上的限速及路线情况,按照规定应该由济南市铁路局调度所在火车开出之前,全部告知T195车头及机务人员所属的北京铁路局,从而进行全路段的调度工作。

济南铁路局工作人员表示,发生事故的胶济铁路路段属于济南铁路局管理范围之内。济南铁路局定期对线路的使用及磨损情况进行检修,保证铁路正常运行。同时,铁路管理部门也会定期对列车进行检修。

列车脱轨研究专家,中南大学土木建筑学院教授向俊认为,通常来说,造成列车脱线的因素非常复杂。就曾经发生过的脱轨事故分析来看,主要分为由于明确原因脱轨和不明原因脱轨。

明确原因脱轨除去不可抗拒的天气原因之外,主要是行车线路和车辆本身的原因。

除了可以查明的运行硬件的因素之外,自1997年铁路系统全面提速以来,不明原因脱轨发生的频率呈上升趋势。向俊表示,造成不明原因脱轨的主要原因,是列车高速行驶的过程中引发横向震动丧失稳定,使运行当中的列车脱轨的可能性增大。而列车的脱轨事故多发于车头之后2/3以及车尾的位置。

据铁道部现场负责抢救的人介绍,路轨上能看到两处比较明显的擦痕,应该是司机在相撞前曾两次紧急刹车,但从距离判断,5034次客车司机发现险情时只剩数秒时间,已无力回天。在现场的铁路专家初步分析,很可能是下行列车在高速过弯时造成脱线、颠覆。

该转弯处也是尚在建设中的大尚特大双线桥与原有线路连接处,有数百米的区段通行列车限速通过。

启动应急预案全力救援

针对这场罕见的重大铁路事故,中央与地方都迅速赶到现场,组织救援活动。

据新华社报道,事故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分别作出重要批示,并指派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立即赶赴现场,指导救援善后工作。铁道部迅速启动紧急预案。

同时,凌晨4时48分,济南铁路局发布紧急救援命令,出动救援。山东省委、省政府接报后,省委书记姜异康、省长姜大明立即作出批示,要求地方政府全力协助组织救援。山东省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力量进行救援。

28日中午12点20分,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带领卫生部、安检局等国务院相关部委人员来到事故现场。铁道部部长刘志军陪同张德江两次攀上路基近距离查看损毁车辆。此前,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省长姜大明、常务副省长王仁元等山东省主要领导已在现场参加抢险指挥。

张德江嘱咐现场人员一定要安置好伤者、安抚好死者家属。刘志军汇报说,此次事故共有14节机车、车厢报废。

山东省成立了事故抢救专门领导班子,积极协助铁道部做好救援等工作。成立了以淄博市为主的现场救援组,省民政、宣传、公安、卫生等部门参与,下设医疗救助、治安维持、秩序维护等工作小组。

淄博市组织了1500人的事故伤亡人员安置小组,每五人一组,落实到每个伤亡人员,做好接待安抚工作。有关方面安排九家宾馆,分散居住伤亡人员家属。省外事工作部门负责做好外国旅客的安抚工作。

据新华社报道,目前伤员以及滞留旅客已经基本得到妥善安置,事故现场目前正全力抢修受损铁路。铁道部表示,力争29日上午8时胶济铁路恢复通车。

中国铁道又出事故:刘志军要否负责?
在上次雪灾事件之后,给利益集团垄断的中国铁道服务再次出现重大问题。山东在4月28日发生火车相撞,造成70人死亡,最少416人受伤。可以对比的是,在二十年前,中国也曾发生了一次严重的铁道意外,当时造成90人死亡,重伤66人。而在二十年前,贵为邓小平牌友的丁关根,也要黯然下台。

  据中国官方公报,一列从北京开往青岛的的T195在4月28日在凌晨4时41分跟上行烟台至徐州的5034次旅客列车在胶济铁路淄博段相撞。最少造成70 人死亡,416人受伤,事件伤者最少四个是法国人。由于事件性质严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及总理温家宝已立即作出批示,而副总理张德江更要赶赴现场,监督救援及善后工作。

  在事件发生后不够24小时,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及党委书记柴铁民,已被免职审查。中共十七报告明文指出:“健全政府职责体系,推行行政问责制。”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明显是要救援,而意外责任,当然也需要调查才作最后定夺。不过,在政治责任以及平息民怨,从而建立政府认受方面,中国中央政府决不能掉以轻心。

  今年中国春运遇上百年一遇冰灾雪灾,铁道部门也受到包括中国地方政协领导在内的猛烈抨击。有意见指出,中国铁道部门发放的信息,有淡化春运问题的嫌疑,而中央领导很容易由此作出错误判断,延误第一时间缓和灾情的先机;尤有甚者,民众收到铁道部门的消息,误以为有车可乘,一窝蜂涌往车站,终于酿成民工在火车站外围给踩死的悲剧。可是,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顶住了民愤,并没有为此事下台以谢天下,而如今悲剧又再不幸发生。

  在雪灾之后,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也曾公开“炮轰”铁道部,并声称要把“铁道部的人撤职”。可是,铁道部最高领导刘志军不但没有遭撤,而在3月公布的大部委改革方案里,交通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合并为交通运输部,国家邮政局改由交通运输部管理;“交通部”变大了,而铁道部未有并进来;甚至,交通运输部在规模上和重要性方面,也不见得比铁道部显赫。

  对中国这么一个人口大国来说,铁道部实在极为重要,中国没有立即并掉铁道部,也是为了“符合中国国情”;铁道是中国交通的骨干动脉、命脉。根据中国人多地少的特殊国情,中国应大力发展铁路,而不是高速公路。要求铁路应大力改善服务态度、转变服务方式、提高服务水平,一直是中央和百姓的热切期望,刘志军有没有辜负了党和人民的期望,读者也可以自行判断。

  铁道部淡化危机的做法,据报也让中国领导层十分不满。香港英文《南华早报》2月4日引述不具名的政府消息指出,“过度乐观的信息”导致民众涌往广州车站。事实上,1月27日温家宝紧急召开全国电视会议时,特别要求保证春运安全。29日,胡锦涛主持政治局会议,专门研究当前的雪灾灾情时,也曾特别交代“当务之急是要千方百计保证交通运输通畅”、“要切实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急群众之所急,办群众之所需,解群众之所难”。对这些要求,铁道部又做到多少?

  今年雪灾后,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在三五年以后,我国铁路客运专线网将初步形成”;可是,同一编报道也引述同一个人指出,“根据铁道部的规划,到2020年,……买票难、乘车难将成为历史的回忆”。换言之,铁道部要中国人民等十二年,买票难、乘车难的问题才可解决!作出这种“规划”的官员,不立即下台又何能平息民愤?

  巧合的是,二十年前,也曾是铁道屡出状况的一年。1988年1月24日,一辆由昆明开往上海的80次特快旅客列车运行至昆明贵阳线的且午至邓家村间,发生列车颠覆的行车重大事故,死亡90人,重伤66人,当时死亡的,包括了日本人。时任中国铁道部长的丁关根,即使贵为邓小平的桥牌牌友,也要黯然下台。由此可知,如今中国当局只把济南铁路局局长及党委书记免职审查,显然是不足够的。不过,单靠撤换官员,还不足以解决问题,中国铁道官员,一定要有新思维,积极加紧规划改革铁道系统,向打破垄断的方向迈进,方才是社稷及百姓之福。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4·28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追查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