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何庆魁首次回应万里大造林非法集资案

核心提示:针对为“万里大造林”诈骗案推波助澜一说,何庆魁称自己并不是合伙人,也不知对方是不合法的。他表示只拿了500万,其中400万是电视剧赞助费用,另外100万是自己合法代言收入。

何庆魁称《焦点访谈》报道的“万里大造林”节目事实不准确

华西都市报4月3日报道 名人明星因代言惹出的风波,屡屡发生。昨日,全国多家媒体都转载了著名小品编剧、赵本山老搭档何庆魁涉嫌虚假代言 “万里大造林”,非法获利600万的消息。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何庆魁对此消息作何反应?

昨天,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何庆魁,但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后来辗转找到何庆魁儿子何树成,下午6:35,何庆魁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在长达1个小时的通话中,他详细讲述了和高秀敏代言的经过。何庆魁坦承,“万里大造林”事件,央视《焦点访谈》已经报道,但他认为报道不准确,他解释了有关此次事件的几个疑问。

疑问一:为什么代言“万里大造林”?

据媒体报道称:小品作者何庆魁一面信誓旦旦地表白:“我之所以参加这件事,不为别的,就是要为家乡父老做点事。”一面却从万里大造林公司收取林地销售利润和形象代言费高达600余万元,其中,打到其银行卡上的现金有197万元。
何庆魁首次回应万里大造林非法集资案
何庆魁自述:

我为陈相贵植树造林的精神感动,我是看见这个公司从小壮大的。他们2003年成立,2004年开始栽树。我对陈相贵比较了解,他经商20年,几年前,拿着全部家底到内蒙古沙漠植树造林,我认为他们是一个合法公司。

何树成(何庆魁之子)补充:植树造林,造福人类。我父亲现在正在北京维权呢。我父亲是为了那些树,为了绿化祖国,才这么积极。陈相贵有没有罪与我们无关,但那些树是无辜的,树是生命啊!

疑问二:何庆魁拒不退出600万?

据媒体报道称:除利润提成外,司法审计显示,何庆魁已经从万里大造林公司以借款和形象代言费的名义提取了500万元。其中2004年5月24日,万里大造林公司支付松源庆魁影视公司200万元“借”款;2004年,何庆魁“借”28万元;2005年,何庆魁“借”117万元;2006年,何庆魁“借”80万元。最近的一笔75万元(2007年1月至6月的形象代言费),提款时间是2007年6月5日。

“前不久,已经派人对其进行依法追缴,但何庆魁为了保住自身既得利益拒不退出。”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表示,公安机关将全力追缴,绝不让投资群众被骗的血汗钱被万里大造林公司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们非法占有。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作者:杜恩湖)

何庆魁自述:

所谓的形象代言费高达600余万元,不准确。其实是500万,其中赞助了400万拍摄《圣水湖畔》,是签了合同的。剩下100万,是我和高秀敏做形象代言,纳税后的合法所得。高秀敏去世前半个月的2005年8月正式签订形象代言,后因高秀敏去世,2007年8月,我才续上代言。为了“万里大造林”,高秀敏带领演员,为植树造林长年巡演100多场。

内蒙古警方办案人员在北京确实找过我,交换了意见,要我退钱,那是我的合法收入,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都拍戏了。

何树成补充:警方今年3月初来过我家,我在现场。他们说来追缴这笔钱,那你拿出来条子啊,凭什么说我们拿了这个钱。我父亲也说了,请你们拿出法律依据,如果有法律依据,我们就退还这笔款项。我父亲拍戏时只是象征性地从中拿的工资,那你说没给的话,我父亲也不是强盗,还能去抢啊!工资也都是陈相贵给的。

疑问三:何庆魁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

据媒体报道称:“现有资料表明何庆魁夫妇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说。据专案组调查,犯罪嫌疑人陈相贵2003年在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以虚假广告宣传和非法经营手段非法吸纳社会公众资金时,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成为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的合作伙伴。

乌日图介绍,2003年11月30日,何庆魁、高秀敏与陈相贵签订了一份“合作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的《合同书》。《合同书》约定: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与甲方共同开发 “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参与甲方的生产经营活动,拥有甲方财务核算利润20%的所有权。

何庆魁自述:

我和高秀敏在 “万里大造林”没有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但是,我们为广大买树的客户负有监督的责任。

何树成补充:这个事情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这是一种直接的影响,它影响了我父亲的形象,我们没有做非法的事情,我们拿到的只是应该取得的生活费。像网上说我父亲从中牟取20%的利益,那是绝对没有的事情,我们要走法律程序。父亲已在北京请了律师介入。

相关链接 律师说法

何庆魁作为娱乐圈名人,为“万里大造林公司”形象代言,此次将承担什么责任?成都四川鼎力律师事务所女律师魏臻说,这得看何庆魁形象代言的具体情况,如果他本人没有参与策划、经营、管理,在不知操作内情的情况下,何庆魁只要全部退回形象代言费,也就没事了。如果参与了企业策划、经营、管理拒不退还,将承担法律责任。

前车之鉴 葛优亿霖代言费全部退还

去年2月9日,亿霖木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涉嫌传销,多名高管被批捕或刑拘。北京警方将之定性为“北京迄今为止最大的传销案”。在这起传销案中,诱骗投资者2万多人,其中1.7万人是北京人,非法所得高达16亿元。葛优代言亿霖的广告词为 “植树造林,首选亿霖”。此案案发后,外界舆论亦把矛头指向了其代言人葛优。在警方向葛优了解该案情况后,葛优遂委托经纪人向警方主动退还了全部代言费,共计359万余元。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作者:杜恩湖)
万里大造林成万里大忽悠 涉案金额达13亿元
川剧有种绝活叫变脸,一个人的面孔在瞬间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小品作者何庆魁一面信誓旦旦的表白:“我之所以参加这件事,不为别的,就是要为家乡父老做点事。”一面却从万里大造林公司收取林地销售利润和形象代言费高达600余万元,其中,打到其银行卡上的现金有197万元。

资料图片:何庆魁

非法吸纳公众资金13亿元

2004年1月,万里大造林公司在内蒙古通辽市注册,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此前,这家公司总部设在辽宁省,称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

万里大造林公司联合小品作者何庆魁和笑星高秀敏夫妇,号称“用5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在长江以北14个省份造林1500万亩”。公司在内蒙古以每亩每年2元至30元不等的价格承包(租赁)土地种植幼苗,或直接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林地,再以每亩林地266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给买受人。

“在何庆魁夫妇的名人效应影响下,万里大造林公司迅速壮大。”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介绍,该公司以托管合作造林高回报零风险为诱饵,通过虚假宣传和培训洗脑不断发展业务人员认购或介绍他人认购“林权”的手段,诱使全国3万多名群众投资所谓速生丰产杨树林,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变相吸收资金,转让林地(林权)43万余亩,涉案金额达13亿元。

何庆魁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

“现有资料表明何庆魁夫妇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说。

据专案组调查,犯罪嫌疑人陈相贵2003年在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以虚假广告宣传和非法经营手段非法吸纳社会公众资金时,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成为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的合作伙伴。

乌日图介绍,2003年11月30日,何庆魁、高秀敏与陈相贵签订了一份“合作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的《合同书》。《合同书》约定了: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与甲方共同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参与甲方的生产经营活动,

拥有甲方财务核算利润20%的所有权。

警方提供的一份由何庆魁、陈相贵亲笔签名的“结算清单”。清单显示:截至2004年1月31日,共销售林地22666亩,依据每亩(1亩300元的预计利润)20%的利润提成规定,何庆魁、高秀敏提成136万元。

除利润提成外,司法审计显示,何庆魁已经从万里大造林公司以借款和形象代言费的名义提取了500万元。其中2004年5月24日,万里大造林公司支付松源庆魁影视公司200万元“借”款;2004年,何庆魁“借”28万元;2005年,何庆魁“借”117万元;2006年,何庆魁“借”80万元。最近的一笔75万元(2007年1月至6月的形象代言费),提款时间是 2007年6月5日。

“前不久,已经派人对其进行依法追缴,但何庆魁为了保住自身既得利益拒不退出。”乌日图表示,公安机关将全力追缴,绝不让投资群众被骗的血汗钱被万里大造林公司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们非法占有。

各地抓获“万里大造林”涉案嫌犯70余名

乌日图介绍说,目前,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已立案查办有关万里大造林案件4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0余人。万里大造林公司法务部长徐树荣因涉嫌非法拘禁犯罪已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

据介绍,现年56岁的徐树荣,吉林省四平市人。万里大造林公司成立后,徐树荣作为享受公司副总级待遇的法务部长,为公司董事长陈相贵敛财充当打手,他私设公堂、非法拘禁、刑讯逼供。因其手段残忍毒辣,公司员工送其绰号“徐大马棒”。

警方调查显示,3年多时间内,多人受徐树荣及其打手残害。一个名叫韩立跃的员工,因被怀疑侵占财物,徐树荣就带领打手把他抓起来拷打审讯,逼迫他承认侵占公司46万元。目前,徐树荣逃匿,公安机关正加紧追捕。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旭的人个博客 » 何庆魁首次回应万里大造林非法集资案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QQ :13945502电话:1391357163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