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被逼无奈本是租房说买房 新房断送准新郎性命

,柳昕怀孕了。高素琴知道后,非常生气,要女儿去医院把孩子做掉。柳昕不同意:“妈,我和邓伟都准备结婚了,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想到做手术对女儿的身体有伤害,高素琴默认了。高素琴是一家商场的办公室主任,很要面子,她想把独生女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但男方连一套新房都没有,谈何风光?想到这些,高素琴再也坐不住了。她要亲自出马,上门为女儿讨要新房。

准岳母宣言:没有房子就不嫁女儿邓家住着一套6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没有像样的家具,沙发的皮革已经破了。准亲家母登门造访,刘厚香忙不迭地沏茶、削水果。一番寒暄后,高素琴单刀直入:“柳昕都有了邓伟的孩子,这婚事得赶快办,当务之急是你们家想办法尽快准备一套房子。”刘厚香面露难色:“亲家母,我家的条件你也看到了,我们都是工薪阶层,买不起房子。要不我们把这套房子装修一下,给孩子们做新房,我和孩子他爹搬出去住?”高素琴连连摆手:“那不成,孩子们都在城里上班,如果住在这里,每天在路上都得花好几个小时,这班还怎么上?”刘厚香觉得也有道理,与高素琴商量:“要不我和孩子他爸筹钱在四环边上买一套两居室,我们交首付,贷款由孩子们来还。”

高素琴知道,四环边上一套两居室没有六七十万拿不下来,孩子还贷起码得背30年,也就是她的女儿要一辈子做“房奴”。她话里有话地说:“如果我有儿子要结婚,我拼老命也得为他买套房子。”刘厚香苦笑着说:“我们再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买套经济适用房。”刘厚香和丈夫开始轮流往城里跑,办理购买经济适用房的各种手续。去年11月初,一批经济适用房放号了。刘厚香和丈夫提前赶到了那里。尽管他们去得很早,但放号现场早已人山人海,每个窗口前都排成了一条长龙。

初冬的北京寒风刺骨,刘厚香和丈夫冻得瑟瑟发抖。早晨9点开始正式放号,两个多小时后,又累又饿的刘厚香夫妇终于拿到了一个号。刘厚香立即打电话把这一喜讯告诉了高素琴,说房子的钥匙一拿到手,就马上装修,把孩子的婚事给办了。邓伟和柳昕欣喜若狂。

那几天,刘厚香和丈夫一直处于亢奋中,经济适用房每平方米不到3000元,首付不多,以后每个月的银行按揭贷款,她和丈夫能承受。11月底,那批经济适用房开盘,刘厚香和丈夫兴冲冲地去挑选房子。然而,还没轮到他们的号,房子就卖完了。

刘厚香当场哭了起来,丈夫连拉带扯地把她劝回了家。刚到家,高素琴的电话就过来了:“怎么样?房子选好了?”刘厚香把实际情况告诉了高素琴,高素琴没好气地说:“看样子,孩子们的婚事一时半会是办不了了。”高素琴的态度令刘厚香夫妇非常反感,又不是他们捂着钱不愿意买房子,没买到经济适用房他们已经够难过了,高素琴不仅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还这样刺伤他们。这对准亲家之间有了一种无形的隔阂。

这天柳昕下班回到家,高素琴生气地说:“邓家真不把你当回事,如果真在乎你,难道连套经济适用房都买不到吗?我看是他们家抠得要命,有钱不愿意出。你明天就去把孩子做掉,什么时候有房子了再结婚。”母亲的话把柳昕说哭了:“妈,你就别逼邓伟了,好多人没有房子,不也结婚了吗?”“那可不成,你结婚连个房子都没有,会让人笑话。就这么把你嫁出去,妈的脸往哪里搁?”同时,高素琴坚决要求柳昕去医院把孩子做掉。在母亲的软硬兼施下,柳昕没有与邓伟商量,把孩子做掉了。

三天后,柳昕才把这件事告诉邓伟。邓伟的心冷到了极点。高素琴太势利、太不近人情了!他气愤地数落高素琴的不是。尽管母亲做得有些过分,但为了维护母亲的形象,柳昕和邓伟吵了起来,这对小情侣之间也有了矛盾。

当邓伟把这一切告诉父母时,刘厚香心头五味杂陈。她和丈夫决定全力以赴攒钱买房子。每天下班后,夫妇俩和许多在北京讨生活的人一样,用小车推着铁锅和炉子,在街头卖毛鸡蛋,挣几个辛苦钱。

两亲家互不相让,准新郎命丧新房今年5月6日傍晚,刘厚香和丈夫出摊时,城管突然来了,夫妇俩推着车慌忙往胡同里钻,刘厚香被一辆迎面而来的摩托车撞成骨折。肇事者却一溜烟跑了。

邓伟赶到医院,刘厚香自责地说:“孩子,妈不仅没挣到钱,反而还要摊上一大笔医药费。”母亲的话让邓伟难过不已。联想到高素琴对他们一家的态度,邓伟的心很冷,尤其是高素琴得知他母亲受伤了,不仅没有打电话问候一下,而且在买房上依然寸步不让,他萌发了与柳昕分手的念头。

几天后,邓伟向柳昕提出分手。柳昕哭着说:“我母亲做得是有些过分,但你怎么可以把账算到我头上?”柳昕哭着跑回了家,把邓伟提出分手的事告诉了母亲。高素琴气得七窍生烟,在电话里对邓伟大发雷霆:“我女儿为你付出了多少,你想做陈世美可以,但必须赔偿20万元的青春损失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邓伟并没有把高素琴的威胁放在心上。其实,他和柳昕是有感情的,他们都是彼此的初恋,他在内心还爱着她。当柳昕在电话里哭着说“我想你,离不开你”时,邓伟也哭了:“我也想你。”两人和好如初。

高素琴的态度依然那么坚决,心急如焚的邓伟想出了一个大胆的办法:租房子结婚,说房子是他们家买的。刘厚香夫妇忧心忡忡地说:“万一他们知道了怎么办?”邓伟说,等高素琴知道了,他和柳昕已经结婚,她总不会把女儿叫回去吧。柳昕也不会怪他,因为她爱他。

刘厚香夫妇觉得只有这条路可走。不久,他们在三环边一个新建的小区里,以每月1500元租了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与房东签订租赁合同后,邓伟打电话告诉高素琴:“伯母,我父母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为我和柳昕买了一套房子。”高素琴语气马上缓和下来:“好,早就该这样,哪对父母不替儿女着想?”接着,高素琴又给刘厚香打电话:“亲家母,别怪我以前说话重了些,我们都是为孩子好。房子是你们买的,家具家电由我们来买。”柳昕和邓伟很快办理了结婚手续,并决定8月18日举行婚礼。8月2日,高素琴为女儿买了一只消毒柜,母女俩与邓伟一起抬进了新房。这时,小区物业的人上门收水电费:“你们是租的房吧,要去物业办公室登记。”一句话,把高素琴说蒙了:“租房?这不是买的吗?”邓伟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物业的人走后,高素琴逼问邓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昕也在一旁说:“你不是说这房子是买的吗?”在这种情况下,邓伟只得说出了实情。柳昕一听就哭了。

高素琴肺都要气炸了:“你们一家都是骗子,合起来想骗婚!”她给刘厚香打电话:“你们家真无耻,想出这种勾当来骗我们!”高素琴的骄蛮无理邓伟尚能忍受,但柳昕的态度深深伤害了他。这婚结得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邓伟决定与柳昕彻底拜拜。刘厚香夫妇也很支持儿子,有这样的亲家,即使结了婚,儿子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第二天,邓伟在电话里告诉高素琴,他决定和柳昕彻底分手。高素琴暴跳如雷:“你说想结就结,不想结就不结?我们请柬发了,酒席订了,你让我们怎么下得了台?柳昕以后怎么做人?”邓伟冷漠地说:“我不管,这都是你逼的!”恼羞成怒的高素琴给刘厚香打电话:“邓伟不结婚可以,但有些事我们必须当面做个了断!”刘厚香想,双方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也好,免得以后再起争端。

8月14日,两家约定在“新房”里“谈判”。当刘厚香一家赶到时,高素琴母女以及柳昕的两个舅舅已经在了。没说上几句话,高素琴就要求邓伟赔偿柳昕的青春损失费,并要他们把家具家电按原价买下来。刘厚香回击道:“事情闹到这一步,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与你女儿谈恋爱,我儿子也付出了青春,想赔青春损失费,门都没有!家具家电是你们买的,你们把这些拉走!”因为话不投机,高素琴和刘厚香撕扯起来,那两个亲戚也对刘厚香推推搡搡。见母亲被人欺负,邓伟冲过去把一个男人推到一边。高素琴大声说:“给我狠狠教训他们!”两个男人抓住邓伟暴打,刘厚香夫妇与高素琴也扭打在一起。

邓伟像红了眼的野兽一样咆哮:“柳昕高素琴,你们敢动我父母一下,我把你们都杀了!”他的话让柳昕血脉贲张。她扑到邓伟这边,和两个舅舅把邓伟按在阳台的窗台上,邓伟半个身子悬在窗外。柳昕用手一推,邓伟失去重心,从七楼摔了下去。

屋内的人顿时吓呆了,停止了厮打。刘厚香夫妇疯狂地冲到楼下。110警车和120急救车很快赶来了,邓伟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死亡。

原本再过4天,就是柳昕与邓伟的大喜日子……(文内人物均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席地网博客 » 被逼无奈本是租房说买房 新房断送准新郎性命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1. #1
    13年前 (2007-10-31)回复

新席地网-苏州网站制作,360度全景摄影,微信小程序营销推广,抖音运营推广

QQ :13945502电话:1789505883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